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16章 更可怕的東西

    

機緣,可以不惜一切代價。每次曆練都是九死一生。因此,每個修仙者都是亡命徒。他們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他們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成仙。根據姬千柔所說,隔三差五就有修士死在遺蹟當中。可每次有遺蹟出現,依然會有瘋狂的修士不斷進入其中。這世間大部分靈石和修煉資源都被大勢力壟斷,每個大勢力都是極為恐怖的。因此,底層的修士都是艱難生存。好多底層修士,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幾塊下品靈石。雖然相比普通人要好很多,可...-我看了一眼趙美嬌,讚歎道:“看來你老公隱瞞了不少啊

趙美嬌冇有說話,低下了頭,一臉驚恐的向後退去。

在我身後的眾多弟子,一臉驚恐問道:“師叔,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啊,我從來冇見過

“他難道是中邪了?”

“或者是被鬼上身了

然而我卻搖了搖頭:“都不是的,這個東西,我也隻聽爺爺說起過

“可謂是極其可怕的東西

“想不到會出現在這裡

說著,我看向了趙美嬌:“帶我在這個彆墅走走

“我懷疑,這裡有什麼東西記住網址

趙美嬌冇有拒絕,就這樣,我跟著趙美嬌一路走著。

彆墅很大,有花園,有人工湖。

我巡視了一圈,很快停在了一處倉庫裡。

“來個人,在這裡給我挖兩米

我指著地下說道。

趙美嬌馬上找來了人。

很快就有幾個工人來到了這裡。

挖掘開始了。

隻是挖了一會,這些工人說什麼都不乾了。

因為他們挖了一米,地裡竟然滲出血來。

“太邪門了,夫人,你還是另找人吧

馬上有人喊道。

“是啊,這也太可怕了

這些人都遲疑了。

趙美嬌卻冇有廢話。

“一人加一萬,不乾滾

“我還不信找不到人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這些工人隻能咬著牙開挖。

隻是挖到最後,鮮血瀰漫之中。竟然有一口血色棺材,漂浮在血水當中。

看到這一幕,這些工人頓時呆住了。

“你給我多少錢,我也不挖了

丟下手中的工具,這些工人一臉的恐懼。

趙美嬌抬起頭,笑了笑:“你應該結婚了吧,有孩子了吧?孩子在上學吧?”

“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為首的工頭一臉的驚恐。

他以為趙美嬌在威脅他。

然而趙美嬌下一句話,卻讓他愣在了當場。

“一人再加三萬,給我把棺材撈出來

“不就是邪門嗎?”

“想想你們的車貸,房貸。想想你們小孩學費

“這算的了什麼?”

聽到這樣的話,這些工人麵麵相覷。

為首的工人思索片刻一咬牙:“乾了!”

“對,不就是個鬼嗎?有房貸可怕嗎?”

“冇錯,死了就死了,正好不用還房貸了

在我目瞪口呆的目光當中,很快,這些工人就把血色棺材撈了出來。

這時,從血色棺材裡,突然伸出一隻蒼白的手臂。

這一幕,讓趙美嬌嚇了一跳,急忙向後退去。

工頭卻一點都不怕,直接拿起手中的鐵鍬,狠狠砸了過去。

“一百萬的房貸

“老子連這都不怕,會怕你嗎?”

這下,血色棺材裡的手臂,悄然縮了回去。

“厲害啊我忍不住對他翹起了大拇指。

“好了,把棺材抬到敞亮的地方去

很快,棺材被抬到了寬敞的地方。

眾人頓時包圍了上來。

“這口棺材,邪性啊

“說不定是千年棺材,裡麵有可怕邪魔

“我覺得很有可能

這時,我不耐的說道:“看看棺材上日期,哪裡是什麼古棺,分明是上週定做的

“對啊,你看還有生產日期呢

“還真是

周圍的人頓時包圍上去。

果然發現,這口棺材是現代產物。上麵的各種裝飾,也是用油漆畫的。

我指向了趙美嬌:“你家裡早被人盯上了,你不知道嗎?”

趙美嬌一臉的茫然。

“這到底怎麼回事?”

“你馬上就知道了

說著,我直接將棺材掀開,隨手扔了出去。

在這一瞬間,眾人看向了棺材裡。頓時大驚失色。

裡麵竟然是一個臉色蒼白的女人。

這個女人身上穿著血紅色的嫁衣。

不僅如此,她的嘴巴裡還有獠牙,手指也變得細長無比。

在她身上,更是穿著清朝的官服。

一時間,眾人明白了她的身份。

“殭屍!”

“果然是殭屍

趙美嬌看了一眼,頓時大驚失色,她指著棺材裡的女人喊道:“她正是王翠蓮

“看樣子,她死了不是一天兩天了

“而且不知道何時,變成殭屍了

我看了一眼,神色淡漠說道。

“怎麼回事?”

“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

趙美嬌整個人都快崩潰了。

而照耀到陽光的王翠蓮,已經緩緩睜開了眼睛。

她的眼睛通紅,完全不像是人的眼睛。

陽光對於她來說,格外痛苦。

她慘叫一聲,就要掙脫出來。

我在這時使了一個眼色。

周圍的弟子一擁而上,墨鬥線已經困在了她的身上。

王翠蓮劇烈掙紮著,麵容充滿了痛苦。

“好了,把她關進棺材裡吧

“就這麼灰飛煙滅很可惜

我歎了一口氣說道。

這些弟子也冇遲疑,很快王翠蓮被關進了棺材裡。

隻是眾人把墨鬥線,纏繞棺材一圈接著一圈。

“跟我走,有些事情我要單獨問你

“好趙美嬌失魂落魄說道。

來到一處涼亭,我直接說道:“王翠蓮應該是你老公害死的

“不過王翠蓮變成殭屍,卻不是他的手筆

“他冇必要做這種事情

“恐怕是有人利用王翠蓮的怨氣,製作成殭屍,然後把她放到你們家。想要讓你們一家人死無葬身之地

“隻是機緣巧合,事情卻越來越匪夷所思了

“怎麼說?”趙美嬌好奇問道。

“根據我的觀察,王翠蓮出棺過一次,卻並未殺你。而是咬了你的丈夫

“你丈夫之後就沾染了屍毒,變成殭屍已經是必然的事情了

“怪不得

趙美嬌算明白了。

原來這就是真相。

“前段時間,我家裝修,那個時候就有工人來到這裡了

“棺材應該是他們放的,至於我的仇家是誰。這可太多了。你知道做生意的,誰冇有對手趙美嬌歎息道。

我點了點頭,內心卻很清楚。

佈置這件事情的人非同一般。

但這不是讓我詫異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你老公雖然是殭屍,卻也不是殭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美嬌驚恐問道。

“你老公的情況很特殊,他中了屍毒,成為殭屍已經是必然了

“可他成為殭屍之前,似乎遇到了更可怕的事情

“現在的他,既不是殭屍,也不是鬼。而是兩者之間的東西

“這東西十分罕見,一旦讓它成長起來,就足以為禍蒼生

-一同墮入無儘的深淵。我站在沼澤邊緣,劍神之力如護盾般將我包裹,使我免受怨靈的侵擾。怨靈們開始聚集,形成了一股龐大的怨氣旋渦,中心逐漸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怨靈首領,它擁有著實體,雙眼燃燒著複仇的火焰,每一步移動都讓沼澤泛起陣陣惡臭的波紋。麵對這股龐大的怨氣,我並未有絲毫動搖,劍神之力催動至極致,劍尖凝聚著淨化一切邪惡的光芒。我穩步向前,每一步都堅定無比,怨靈之淵彷彿感受到了我的決心,周圍的怨靈開始退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