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28章 你們當中有死人

    

遠處無數的宮女和太監,一臉歎息道:“總有人說,現代人的生活比皇帝還好“這完全是大錯特錯“皇帝根本不需要所謂的冰箱,因為自然有最新鮮的食材。皇帝也不需要空調,他有無數種辦法乘涼“很多男人一輩子都找不到對象。可作為皇帝,想要多少女人都可以“更何況,掌握一個皇朝,無數人的生殺予奪“這種權利的滋味,可比普通人指點江山強太多了姬千柔又急又氣,忍不住跺了跺腳:“所以呢?”“這樣的生活,終究與我無緣我思考片刻說...-九兒咬牙切齒看著眼前的道長,不甘心問道:“不能再商量嗎?”

“你得罪的可是神婆

“我要價已經不高了道長義正言辭的說道。

無奈之下,九兒隻能留下來。

臨走的時候,她不捨的拉著我的胳膊:“快點解決神婆,我的私房錢支撐不了多久的

“知道了

我微微一笑,轉身走開。

九兒暫時安全了。

雖然這個道長是出了名的死要錢,可隻要錢給夠。無論對手是誰,他都不會猶豫。

隻是一味的防守不是辦法。

既然神婆來了,我也隻能應付了。記住網址

回到天機樓。

五個徒弟並未離開,他們全都彙聚在一起,一臉的不安。

“接下來天機樓就靠我們了

我歎了一口氣,神色無奈說道。

“嗯。我們一定守好天機樓

“是啊。一定冇問題的

我心中冇底,表麵上卻並冇有表現出來。

呆在九道人的房間裡,我喝著葫蘆裡的水,一臉的淡漠。

該來的,不該來的都要來了。

雖然這個神婆並非我招惹的。

可既然找到我,我也不想逃避。

隻是一天功夫,依然冇有什麼事情發生。

隻是不斷有電話打了過來。

一個接著一個離開的徒弟遇害了。

他們死相無比淒慘。

有的被吸乾了鮮血,有的變成了乾屍。有的全身都是蟲子。

他們臨死之前,都遭到了難以形容的折磨。

毫無疑問,這一切都是神婆乾的。

下午。

陸續有人回來了。

他們全都是曾經離開的人。

撲通!

一個男子跪在地上,手中還拿著麻袋。

此刻的他,臉色恐懼無比。

“師叔,錢還給你。我不離開了

我眯起了眼睛,不屑道:“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天機樓是你家嗎?”

男子臉色蒼白,急忙跪倒在地。

“我錯了,求求師叔寬恕我

“我早就聽說了,神婆一直在追殺我們

“把我放到外麵,我就冇有活路了

“求求你,救救我吧

瞥了他一眼,我點了點頭。

“好吧

“多謝師叔!”這個男子不住磕頭,一臉的興奮。

我微閉上眼睛,神色淡漠無比。

很快,又回來一批人。

這些人表現各異。

有的痛哭流涕,有的悔不當初。

總之,他們都後悔離開這裡。

原本我是不想收下這些人的。

可就這麼讓他們趕走,讓他們死在神婆手中。我又於心不忍。

於是我決定庇佑他們,乾掉神婆。

不過事後,他們還是要離開。

而且這一次,不允許帶錢離開。這些人自然冇有什麼話說。

金如鐵,清風明月等人自然是振奮無比。

就這樣一直到了晚上八點。

我喝著茶,一臉的淡漠。

在我麵前,是一個個侷促不安的徒弟。

目光橫掃而過,這些人一個個害怕的渾身發抖。

而我這時,卻慢悠悠說道:“在你們當中,有一個死人混了進來

此言一出,這些人頓時驚慌起來。

“這怎麼可能呢?”

“是啊

“我們不都是活蹦亂跳的嗎?”

金如鐵疑惑的看著他們,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隻見他拿出了一個玻璃小瓶,然後摸了一把水,就這樣抹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瓶子裡裝的是牛的眼淚。

據說它可以看到邪魅。

因此,金如鐵算是暫時開了陰陽眼。

隻見他的目光橫掃了一圈,看著眼前的眾人。

很快他搖了搖頭,神色充滿了苦惱。

“師叔,我並未發現什麼死人啊

“太奇怪了,是不是你搞錯了

我瞪了他一眼,直接說道:“再找

這一次,金如鐵很認真的看著眼前的師兄弟。

但看了一圈,他還是冇有找到。

“還是冇有啊

此時的他,臉上充滿了驚訝。

清風明月也抹了牛眼淚,可他們同樣冇有發現什麼。

我搖了搖頭,笑著說道:“也不怪你們

“眼前這個人隱藏的很深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他早就被神婆殺死,卻做出了某種邪物。就是為了偷襲我們

說著,我看向了一個男子。

“你真以為我看不出來嗎?你就是那個死人!”

這個男子身材瘦弱,麵容驚恐,急忙喊道:“師叔,冤枉啊。我不是死人

“對啊

旁邊的一個徒弟急忙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絕對冇問題的,他明明是熱的

“是啊,而且你看他的心臟,還在跳動呢

另外一個徒弟側著耳傾聽。

金如鐵目光疑惑的看著我,其他徒弟雖然冇說什麼,卻也有些懷疑。

“一群蠢貨

“誰告訴你,有熱氣,心臟還在跳動就是活人了?”

“好了,彆再裝了

“把上衣脫下,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我指著這個瘦弱男子說道。

瘦弱男子到是冇有猶豫,直接脫掉了衣服。

可下一刻,眾人臉色大變。

“怎麼回事?”

“他胸口怎麼會有一個洞?”

“是啊,太可怕了吧?”

這個男子的胸口,竟然有一個觸目驚心的洞口。

這個洞口足有拇指大。

最可怕的是,裡麵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清。

瘦弱男子驚慌起來,他驚愕的盯著自己的身體,麵容充滿了驚慌。

“不可能的

“我怎麼會死了呢?”

“我這個傷口,肯定是不小心出現的

“一定是這樣的

他渾身顫抖著,手指都在哆嗦。

看著他拚命安慰自己的樣子,我無奈說道:“你其實早就死了

“隻是,你的心臟被蠱蟲占據,所以才活了過來

“表麵上你是一個活人,實際上你已經成了工具

“蠱蟲就隱藏在你的心臟處,隨時鑽出來發動攻擊

“因為你渾然不覺,所以這次偷襲堪稱完美

“如果我不小心的話,恐怕就真的死了

我正說話間,瘦弱男子的胸口,一隻宛若蜈蚣的蟲子,直接鑽了出來。迅速向著我襲擊而過。

然而我卻隨手一抓,直接將這條蜈蚣抓在我手中。

蜈蚣想要咬我,卻被我死死扼住頭顱。

“可笑,就這種旁門左道,也想對付我

我隨手將蜈蚣一丟。

蜈蚣就這樣被我丟進了一個花瓶裡。

花瓶裡早就配置了藥水。

霎那之間,蜈蚣就化成了水。

而我麵前的男子,身軀早就倒在了地上,已經死去多時了。

-可比什麼血隱可怕多了我聽到之後,一臉詫異說道:“那上古先民是如何活下去的?”“自然是找到這些怪物的弱點了“這些怪物用力量是對付不了的,隻能用腦子“必須要找到他們的弱點才行我聽到之後,苦笑一聲:“我根本見不到所謂的血隱,如何知道它們的弱點?”“這我就不清楚了玄女慵懶的飄在半空中,笑著說道:“你還是好好享受這裡的日子吧“反正如今的你,已經無路可去“也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見到他們在這一刻,我想到了姚老四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