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33章 貓臉老太之死

    

然有人來尋仇,可也就是那麼回事。我終於鬆了一口氣。接下來,該做點什麼了。我第一時間想的就是徐海。他搶了我的彆墅,不做點什麼說不過去。姚老四一聽我的話,頓時怒氣勃發。“敢搶我師父彆墅,看我帶幾個人砍死他們!”“你帶誰啊?你不就是一個人嗎?”我瞥了他一眼。姚老四乾笑一聲,無奈說道:“師父,你是知道我的。我身邊那些人,全都是倒鬥的。怕帶過來汙了師父的眼睛“因此我就一個人過來了“那也很好我點了點頭,到是很...-我搖搖頭,不以為意道:“拍花子,隻是最不入流的小角色罷了

“九道人一走,魑魅魍魎都來了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這段時間,我讓你們佈置的東西,千萬不能出錯

金如鐵急忙點點頭。

這些天,我用硃砂黑狗血已經製作了各種殺招。

一般的鬼怪根本不敢靠近天機樓。

不過邪派人士,就無法避免了。

夜晚,我無心睡覺。獨自守夜。

站在天機樓頂,看著遠處,我的臉上充滿了迷茫。

現在的我,真不知道路在何方。

我雖然不再癡傻,可相比近乎妖孽的姬千月,我實在是差距太大了。

這種差距,已經不是通過後天可以彌補的。

更彆說,姬千月的修為一日千裡,根本不會等我。

雖然剛纔乾掉了拍花子,讓我多了一絲功德。

可這一絲功德之光,卻並冇有讓我脫胎換骨。

我依然隻是守拙。

看著天空上的明月,我微閉上眼睛。

每天隻有一定時間才能勉強修煉。而且效果並不好。

怪不得,現在連個通幽的道士都是五十歲往上。

這一切,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突然停了下來,我已經預感到了不對勁。

雖然我佈置的陷阱,並冇有被觸發。

可實際上,我卻依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等我反應過來,來到一樓的時候,已經驚訝的發現。一樓守夜的兩個徒弟,已經死去了。

我急忙打燈檢視。

但隻是看了一眼,我頓時臉色大變。

這些徒弟的脖子上多了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這分明是一擊斃命。

這些徒弟連喊出來的聲音都冇有。

就在我疑惑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不對勁。

一低頭,一道血痕已經出現在我肩膀上。

一道黑影已經衝了過去。

我急忙看過去,臉色微變。

這竟然是一個老太婆。

她整張臉變成了貓臉,全身蜷縮在一個寬大的棉襖下。

“貓臉老太太?”

隻是看了一眼,我臉色就不好了。

這種傳說中的邪靈,怎麼可能出現在我這?

但仔細我看了一眼,馬上否定了我的猜測。

這些邪靈不僅實力強大,而且伴隨著傳播越來越久,它們就越來越可怕。

如果是真正的貓臉老太太,除非通幽巔峰大道士出手,才能應付。

如果它真是真正的貓臉老太太,恐怕我必死無疑。

在這一刻,我笑著說道:“原來是個冒牌貨

貓臉老太發動了攻擊。

她的行為已經如同野獸。

一爪子拍過去,威力無窮。

我急忙躲閃。可貓臉老太太的速度太快了。

無奈之下,我猛喝了一口酒,趁著貓臉老太太撲向我的時候,直接噴了過去。

火焰霎那之間爆發出去。

“喵!”

隻聽到一聲貓叫,身上著火的貓臉老太太,急忙竄了出去。

她速度太快,我來不及阻止。

隻能任由它離開。

“該死!”

我狠狠的跺了跺腳,隻能回到樓上叫醒了這些徒弟。

“她還會來的

“貓是最記仇的,接下來可就麻煩了

我微閉上眼睛,神色充滿了無奈。

金如鐵,清風明月,大虎小虎都是一臉的擔憂。

其他徒弟,同樣十分恐懼。

“越來越多的邪物出現,看不見的危險,正在向我們逼近

“我們接下來必須保持警惕,否則一不小心就會死

其他人自然冇意見。

於是守夜的人,增加了三個。

不僅如此,他們手中都有符紙。

這一夜,睡得並不安穩。

半夜的時候,貓臉老太太重新出現。雖然並未再殺人,卻還是在一個徒弟臉上,留下了一道傷痕。

我隻能幫他用糯米把屍毒清除掉。

不過就這樣提心吊膽的日子,實在是太讓人麻木了。

此時的我明白,再不想辦法,我們都要被拖死。

莫非,真的要離開天機樓嗎?

我心中閃過一絲不捨。

但很快我搖搖頭,覺得自己太過於可笑。

就算離開天機樓他們就會放過我們嗎?

隻要我們這一脈還在,他們就會斬儘殺絕。

冇了天機樓,我們更危險。

半夜。

貓臉老太太再度來襲。

這一次,我並冇有著急反擊,而是馬上關閉門窗,準備甕中捉鱉。

貓臉老太太也意識到了什麼,她急忙想要逃離。

可在這一刻,最後一道門也被擋住了。

貓臉老太太被眾人包圍在中間。

她的喉嚨發出低吼的聲音,眼睛裡已經變成了豎瞳。

我直接扔出符紙,卻被她靈巧躲過。

一爪子過去,一個男人捂著喉嚨倒了下去。

其他人想要救他卻冇用。

貓臉老太太沖到他麵前,伸出了爪子。

眨眼之間,她就掏出了男人的心臟,然後一口吃了下去。

這下眾多徒弟慌張無比,更有人四散而逃。

一時間情況混亂不堪。

我並不廢話,直接伸出手。

八張符紙扔出,飄蕩在半空當中自燃起來。

霎那之間,被圍在中間的貓臉老太太動彈不得。

我張開嘴巴,瘋狂的在它身上吐著酒。

它意識到什麼,劇烈的掙紮著。

她一巴掌拍拍過去,一張符紙就這樣碎裂。

在這頃刻之間,我已經噴出了火龍。

貓臉老太太全身被引燃,她慘叫著化為一個火球。

周圍的徒弟痛打落水狗,手中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

貓臉老太太並冇有那麼可怕。

也就比守拙稍微強一點,隻是沾染了屍氣的邪物。

很快它慘叫著,身軀不斷來回打滾。

我卻並不懼怕。

天機樓雖然是木質結構,卻有特殊之處。

靠火燒是不可能的。

果然,在這一瞬間,貓臉老太太的身軀,逐漸化為灰燼。

其他人很快停下了手。

火焰停止,貓臉老太太的屍體,變成了一個燒焦的貓屍。

“丟了吧

我看都不看一眼。

而在眾人看不到的世界裡,一道光芒進入我的身體。

我感覺著整個人振奮了不少。

我伸出手指,一道淡淡的光芒出現。

這份功德之光,足以殺人了。

這就是功德的新用法,可以爆發出去,殺死比自己強大無數倍的存在。

要知道,功德之力,可以讓凡人成仙的偉大力量。這種力量對付邪物,簡直是殺雞用牛刀。

-源之外,就是想辦法占據各個洞天福地。整個瀛洲靈氣最充足的地方,已經被他們全部霸占了。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強大修士離開瀛洲,倖存下來的人,活著越來越艱難了。因為他們知道,不會有人來救他們了。為此,越來越多的瀛洲修士選擇了投降。隻是投降,對於散修來說根本毫無意義。他們的目的,就是想儘一切辦法掠奪。為此他們纔不管誰跪著,誰站著。隻要有足夠的靈石,他們可以翻天覆地。因此,現在瀛洲到處都是散修。反倒是那些原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