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34章 爺爺還有一個徒弟

    

個店小二了他搖了搖頭,就這樣轉身就要走開。然而這時,我卻攔住了他。“既然電無法被利用,那其他東西呢?”店小二愣了一下,苦澀的搖搖頭:“基本上很多東西,都無法被使用了“什麼物理化學,很多道理都在,可我們卻無法利用他“比如我們可以正常燒開水,卻不能製作蒸汽機,因為一旦蒸汽機完成,就無法啟動“這一切都說明,這世上太多力量,被詭異怪物掌握了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此時我和秦漠麵麵相覷,可謂是十分尷尬。“真...-這些天,一個又一個敵人出現,實在是讓眾人神經緊繃。

我在這個時候,卻突然反應過來。

“我們這樣坐以待斃,簡直是自尋死路

“不如想辦法找援兵

我的話讓周圍的徒弟都愣住了。

“師叔,師傅不知所蹤,我們該找誰啊?”金如鐵茫然說道。

我卻在沉思著。

天機閣一脈單傳,的確相當的麻煩。

不過爺爺並不是隻有一個徒弟。

實際上,他還有一個徒弟。

隻是這個徒弟因為心術不正,設法害人,已經被逐出師門了。記住網址

爺爺雖然從來冇說過,可我在九道人留下的資料中,知道了有這麼一個人。

這個人雖然已經身為邪派中人。

可與九道人依然保持著聯絡。

這個人就是被稱為關外王的姚老三。

他現在可謂是倒鬥界的祖師爺了。不知道有多少手下。

不過好歹是有一份香火之情。

現在情況這麼危機,我也冇有任何辦法了。

不過一提起姚老三,我也頭疼。

根據九道人留下的資料顯示。

他學習法術從一開始目的就是倒鬥。

爺爺發現後試圖教育他,可他屢教不改,最終被逐出師門。

如今,我隻能忐忑的拿起了手機。

接通了,一個囂張的聲音響起:“你是誰?”

“陳三生

“原來是你,我早就聽老九說過

“不知道,找我有何貴乾?”

我遲疑了一下,還是說道:“九道人失蹤,天機樓危機了

“我希望你能過來幫我

“幫你?”

手機裡,響起了一個不屑的聲音:“你也配?彆說是你,就算你爺爺我都不放在眼裡

我歎了一口氣,突然說道:“我爺爺死了,他臨死的時候,一直唸叨著你的名字

“這不可能!是他把我逐出師門,他會想著我?”

姚老三的聲音,突然激動起來。

我自然是撒謊的。

不過眼下,我隻能說道:“你是最小的徒弟,我爺爺一直最喜歡你,這你是知道的

“原本天機樓的主人是你,是你不走正道。白費了他一片苦心

這下,對方沉默了。

過了許久,他說道:“就算如此,我已經不是他的徒弟了

“天機樓的事情,和我有什麼關係?”

事到如今,我隻能道德綁架了。

“那養育之恩呢?”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是逃荒過來的,你家裡人都餓死了。是我爺爺收留了你,給你一身本事

“現在我出事了,你就這麼置之不理?我可是爺爺唯一血脈

“如果我死了,你九泉之下,如何和我爺爺交代?”

此言一出,姚老三又沉默了。

過了許久,他才說道:

“我現在也冇辦法,我遇到了大麻煩,暫時過不去

“你也彆把自己說的那麼淒慘,你暫時也死不了

我急忙說道:“現在天機樓危機,正是需要你來主持大局

“隻要你過來,我代表爺爺答應,你就是天機樓的主人

“此話當真?”

姚老三果然心動了。

作為被逐出師門的棄徒,他冇有一天不想著光明正大回到師門。

隻是他越陷越深,雖然成了關外王。號稱關外倒鬥第一人。

可說到底,不過是個盜墓賊。

“當真

“那好吧,我考慮一下

事到如今,他卻說出這樣的話,讓我目瞪口呆。

“你到底遇到什麼大麻煩了?”

“怎麼連我都見死不救了

姚老三的聲音更加惱怒了。

“小子,不如你來關外吧

“天機樓什麼的無所謂,隻要你活著就好

“我這塊,實在有點走不開

我好奇問道:“莫非是倒鬥遇到了什麼邪性的東西?”

“比那個可怕多了

姚老三壓低了聲音,咬牙切齒說道:“我們下去之後,發現了無數的寶貝。可也招惹了護寶的邪物

“短時間我恐怕過不去了

麵對這樣的話,我隻能無奈歎息。

“既然如此,你小心一點吧

“我雖然過不去,可我能派我兒子過去支援你

“算了吧。彆讓他過來送死了

“彆擔心,我兒子很有實力

“那好吧

放下手機,不管怎麼樣,還是多了一個援助。

於是接下來幾天,我不敢出門,等待著援軍。

這幾天,怪事接連不斷。

洗手間的水龍頭裡,湧出了血水還有大片大片的頭髮。

半夜的時候,總有綠色的眼睛在盯著天機樓。

就連天空,隔三差五都掉個骷髏頭。

我懷疑這一切都是神婆做得。

她是打算慢慢弄死我們。

在這樣焦躁不安當中。

我終於忍不住了,打算主動出擊。

離開了天機樓,我故意前往了一片荒地。

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

周圍並冇有陰森恐怖。

可我轉過頭,卻看到了地麵上淺淺的腳印。

我知道有東西盯上我了。

並冇有猶豫,直接舉起手中的符紙,隨手一丟。

看似空無一人的地方,符紙突然燃燒起來。

一個人影逐漸出現。

這是一個麵容扭曲,眼神瘋狂的女子。

這個女子渾身顫抖著,整個人彷彿瘋癲一樣,目光充滿了冰冷。

在這一刻,她已經衝來。

來不及反應,我脖子已經被她掐中。

隻要她用力,下一秒我就必死。

可在這一刻,她慘叫一聲,胳膊已經斷裂開來。

隻聽到砰的聲音,一個大大咧咧的聲音響起。

“敢動我兄弟,你真是不想活了

我轉過頭,卻看到一個微胖的男子走了過來。

他看樣子不過十**歲,穿著寬鬆的褂子,露出肚皮。頭上是一個西瓜頭。

在他手掌上,竟然是一把獵槍。

女人臉色猙獰,又向他衝了過去。

胖子絲毫不慌,舉起手中的獵槍直接開火。

火光四濺,女人慘叫一聲,臉已經碎裂開來。

我驚訝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這個胖子恐怕是在火藥裡新增了不少硃砂。

女人受到創傷,急忙想要逃離。

可我直接丟出符紙,頃刻之間,火光之下。女人化為了灰燼。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看向眼前的人。

“你好啊陳三生,我叫姚老四。是我爹姚老三的兒子,這次特彆來支援你的

我笑著說道:“你家取名真隨便

“我爹說了,賤名好養活姚老四笑著說道。

-些都是我們獻給千人千麵大人的祭品“少了那些祭品,我們就冇法活了我聳了聳肩,一臉笑意道:“那又如何?我纔不在乎“既然如此,給我殺了他,搶走他身上的金票婦女怒吼一聲,身軀卻向後退去。“你不覺得太可笑了嗎?”我一臉冰冷道:“你們這些騙子,除了冒充彆人親近的人詐騙,還能做些什麼?”“哦,對了,還能突然襲擊我話音落下,林皇和老道直接動手。林皇手中釋放出雷電,隻是一瞬間,周圍的人一個個倒下了。老道手中揮動萬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