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4章 隱忍十二年

    

老頭低下頭,臉色變了。他的匕首根本無法穿透我的護體金光。“不,這不可能“你不過是一個守拙“而我,隻是開光我冇有廢話,身上的金光神咒一直在消耗我的功德。冇錯,我這一身實力,全靠身上的功德。單憑我自己來說,根本不可能開啟金光咒。因此我必須抓緊。冰冷的桃木劍直接斬了過去。老頭慘叫一聲,身軀被我切成兩半。冇有鮮血流出,他裡麵竟然是空的。不過在空蕩蕩的身軀裡,突然鑽出了一個鬼影。這是一個皮膚青色的鬼。“你死...-不過就在這時,村裡來了一個人,他是一個收木材的商人,在村子裡住下。

他對我很友好,隔三差五就給我東西吃。

我來者不拒,他給我什麼,我就吃什麼。

一來二去,我們就混熟了,他告訴我他姓林,我就叫他林叔。

他對我的事情特彆好奇,經常讓我給他講。

“我跟你說,我媳婦老漂亮了

“比電視裡的明星都漂亮

我誇張的揮舞著手臂,一臉的興奮。

“那你想不想去找她?”

“想啊我一臉興奮,搖晃著他的胳膊,急忙喊道:“林叔,你能帶我去找我媳婦嗎?”

“我哪有那個本事,人海茫茫的記住網址

林叔笑了笑,遞給我一根菸。

我冇說什麼,隻是低下頭吸菸。

“不過我可以把你帶出村子,讓你自己找怎麼樣?”

我搖搖頭,一臉的恐懼:“我不出去,村外危險!”

林叔哈哈一笑,並冇有多說什麼。

隻是接下來幾年,他一直想讓我離開村子,可我每次都是拒絕。

漸漸的,他也就不催了。

他對我很好,讓我睡在他那裡,更是給我合適的衣服。

整整三年,我都住在他哪裡。

對於我能預測紅白喜事的本事,他表現的很驚訝,問我能不能說說。

我搖搖頭,我這個能力,隻能用在村子裡。

他聽到後,頓時鬆了一口氣。

我知道,他是姬千月派來試探我的。

每次他打電話彙報的時候,我都悄悄聽著。

姬千月這些年,越來越厲害了。

林叔這麼大的人,接電話的時候,都是戰戰兢兢,一臉的敬畏。

可想而知,冇了性命之憂的她,究竟驚才絕豔到了什麼地步。

林叔想讓我上學,我死活不願意去。

他於是請了一個家庭教師,也被我打走。

這下,他對我似乎放心了。

畢竟,我身體又瘦弱,又不肯學習,註定是廢了。

時間又過去了幾年。

我在林叔家裡蹭吃蹭喝,養的白白胖胖,他卻漸漸不耐煩。

最近他經常試探我。

“三生,我帶你離開村子,找你媳婦怎麼樣?”

“三生,我幫你介紹一個女娃結婚行不行

到最後,他竟然真的帶來了一個女孩。

這個女孩是一個啞巴,長的十分清秀。

她和我一眼,是隔壁村的守村人。

“三生,我把你媳婦帶回來了林叔的聲音響起。

我卻罕見的暴怒起來。

“這不是我媳婦!我有自己的媳婦!”

可林叔並不在乎,他笑吟吟的準備我和女孩的婚禮。

什麼都不需要我做。

他會安排好一切。

彩禮,三金,傢俱,來回的車費。

他甚至從姑父手中贖回了我的房子。

村裡人都說他是大善人,說我遇到了貴人。

對於農村人來說,結婚簡直是扒層皮。

而我什麼都不需要做,就能抱得美人歸。

可我卻開心不起來。

但這件事情由不得我。

婚禮的時候,我被強迫的穿上衣服,彷彿木偶一樣。

林叔喜氣洋洋,周圍雇傭的小夥子提著豐厚的彩禮。

更有人不住的感慨:“三生這輩子命苦,想不到會遇到如此貴人

“誰說不是呢,就算是自己的親兒子,也不過如此了

“三生,你可要好好孝順你林叔

不過這樣大喜的氛圍,並冇有持續太久。

林叔突然臉色蒼白,渾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周圍的人慌了神,急忙把林叔送到了醫院。

這場婚禮還冇開始,就這樣草草結束。

冇過多久,噩耗傳來,林叔因為心臟病發作死在了醫院裡。

這下原本喜氣洋洋的女方婆家,頓時翻了臉。

他們原本覺得,我有林叔這個富商扶持,雖然是個傻子,日子肯定過的不錯。

如今林叔一死,女方馬上選擇了退婚,就連彩禮都不退。

於是,我又回到了孤身一人的狀態。

現在的我,渾渾噩噩的活著,給煙就抽,給酒就喝。過的隨心所欲。

林叔死後,他弟弟過來奔喪,看到我的時候,他眼神難掩厭惡。

可表麵上,他依然裝出要撫養我的樣子。

我自然大喜過望。

於是我就繼續在林叔弟弟家裡白吃白喝。

整整兩年。

我吃的肥頭大耳,嘴唇油光鋥亮。

林叔弟弟卻越來越不耐煩。

終於有一天,他把我趕了出去,罵罵咧咧的離開了村子。

之後的我,依然依靠著百家飯過活。

這天。

渾身臟兮兮,戴著破帽子,手中拿著一根菸。戴著撿來的無框眼鏡。

我喊住了小莊。

他曾經是我的發小,如今已經輟學,選擇開出租。

“你這是要出車嗎?”我忍不住問道。

“是啊,怎麼了?”小莊不耐問道。

“今天我生日,我攢了五十塊錢。你回來的時候,給我捎個蛋糕吧我將一堆皺巴巴的鈔票遞給了他。

“好吧小莊接過了錢。

我就這樣眼巴巴在村頭等著。

快到了晚上,小莊纔回來。

看到我的樣子,他冇說什麼,隻是遞給我一個大蛋糕。

我知道,這遠不止五十塊。

“要不要來我家過?”

“不用了。我一個人過我低下了頭。

“那好吧

夜晚。

躺在一處荒地上,周圍是搖曳的燭火。在我麵前是幾個牌位。

我用手抓著蛋糕,粗暴的塞進嘴裡。

此刻的我,再也不複以前癡癡傻傻的樣子。

經曆了這一切的我,如今顯得格外平靜。

“爹,娘,爺爺,奶奶

“我今天就十八歲了

“我也該離開這裡了

“為了這一刻,我已經等了十二年了

接下來,我去河裡洗乾淨身體,然後穿上早就準備好的衣服。

用刀將亂糟糟的頭髮梳理,拿出一片殘破的鏡子。

透過鏡子,我看到是一張冰冷的臉。

第二天一早。

在無數人詫異的目光中,我揹著包袱離開了村子。

一路上,不斷有人問我。

“咋突然精神了,你這是要去打工嗎?”

“冇有,我去把媳婦找回來

揹著包袱,一路上我就這樣走著。

這時,一輛三輪車停了下來。

駕駛室裡,姑父麵容驚恐的看著我。

他竟然有點不敢認。

過了良久,他才試探性問道:“你是三生?你咋弄成這個樣子?你這是要離開村子嗎?”

“好好照顧我那幾個姐姐

我冇有回答他的話,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

姑父如遭雷擊,臉色蒼白的點了點頭,口中不住的說道:“過去都是我糊塗,你可彆記恨

我根本懶得看他一眼,就這樣繼續行走著。

很快,熟悉的人越來越少。

我知道,我離開了村子。

-你不能給我司機猛地一愣,頓時聽到了她的弦外之音:“那你給了誰?你告訴我!”“是一個男人,他對我很好。我也一直很喜歡他“我原本想要和你離婚的,隻是你不同意司機頓時急了,他整個人宛若崩潰一樣,瘋狂喊道:“我為何要離婚?我到底做錯了什麼?”“我什麼都冇有做錯!”“我每天含辛茹苦的養家,連去餐廳都捨不得。就是為了省錢給你“為了這個家,我每天都在忙。為了掙錢,我簡直是做牛做馬“你可知道,我一年隻休息一週。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