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42章 假戲真做

    

話。“一人加一萬,不乾滾“我還不信找不到人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些工人隻能咬著牙開挖。隻是挖到最後,鮮血瀰漫之中。竟然有一口血色棺材,漂浮在血水當中。看到這一幕,這些工人頓時呆住了。“你給我多少錢,我也不挖了丟下手中的工具,這些工人一臉的恐懼。趙美嬌抬起頭,笑了笑:“你應該結婚了吧,有孩子了吧?孩子在上學吧?”“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為首的工頭一臉的驚恐。他以為趙美嬌在威脅他。然而趙美嬌下一句話,...-入夜。

不敢生火,簡單吃了一點麪包火腿腸。

我的臉上,充滿了無奈。

事情越來越麻煩了。

自從我離開村子後,捲入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這次又多了一個天尊。

而我的修為進展緩慢。

唯一的靠山九道人也不知所蹤。

現在的我,無依無靠,要麵對天尊這麼一個龐然大物。

一瞬間,我有一種帶著眾人離開的想法。

雖然強行壓抑住了這種想法。

可我明白,我孤立無援。

“師父,給

姚老四遞給我一塊火腿。

我一邊吃一邊說道:“這次行動實在是太過於凶險了

“恐怕很麻煩

“這有什麼?以師父你的實力,對付那些人輕而易舉自從見識過我的手段後。

姚老四對我就有一種盲目自信。

在這一刻,我無話可說。臉上多了一絲苦澀。

我不能告訴他功德的真相。

因為我隱約感覺到,功德這種東西,似乎隻有我有。

其他人並不知道。

因此,無論如何我都要隱瞞。

這是我唯一的底牌了。

輪流有人守夜。

我們就這樣沉沉睡去。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這個聲音似乎是笛聲,由遠及近。

這股笛聲讓人昏昏欲睡。

就連我都要抵抗不住了。

我口中拚命念動靜心咒,可惜毫無作用。

在這絕望之下我隻能動用了功德。

霎那之間,我的身體恢複了。

在這一刻,我心中卻更加驚駭了。

功德,真的是無所不能。

它能讓人白日飛昇,能渡亡者昇天。

我悄悄躲藏在一處。

兩個身影正緩緩走來。

“冇問題了,他們不可能醒過來了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師妹,你這一曲魔笛,真讓人**啊

“師哥說笑了

一個冷淡的聲音響起。

兩個人逐漸走來,藉著月光,我看到一個男子長的英俊瀟灑。而旁邊的女人,一身黑衣,身材高挑,冷豔無比。

我躲藏在樹後,聽著他們的對話。

“這些不知死活的傢夥,竟然敢追蹤我們,真是罪有應得男人冷笑說道。

“好了,師兄把他們處理了吧女人冷淡說道。

“你的曲子吹完,他們至少二十四小時無法醒來

“此時有大把的時間男子一邊說著,眼神卻充滿了興奮。

女人察覺到什麼,急忙說道:“師兄,快去處理了吧,我們接下來該覆命了

“不著急

“如此良辰美景,我們不如做點什麼

“師兄請自重

“自重?都什麼年代了。師妹還說這樣的話?”

“這又不是古代

男子得意洋洋說道:“現在這個時代,隻要我露出保時捷車鑰匙,就會有無數女人投懷送抱

“懶得和你廢話,我回去了

女人轉身離開。

男子卻已經擋在了她麵前:“師妹,你難道不知道我的心思嗎?”

“噁心

女人皺了皺眉頭。

“既然如此,就彆怪我了

男子眼神凶光一閃,就準備動手。

女人剛要拿起笛子卻被男人一把搶過。

“冇了這個笛子,你就吹不出來了吧?”

“給我!”

“給你做什麼!”

女人惱怒萬分,想要搶奪。

在這一刻,男子直接一個耳光扇了過去。

一個耳光過去,女人直接腦瓜子嗡嗡的。

“賤人,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男子又是一拳打中了女人的腹部。

女人慘叫著,她的身軀搖搖欲墜,眼看就不行了。

果然,讓女人最冇有抵抗之力的東西,就是男人的拳頭。

男人迅速將她拖到了一邊,準備做點什麼。

女人尖叫著,拚命反抗。

可她那點力氣,根本微不足道。

就在這時,我走了出來悄悄拿出匕首,就打算偷襲。

可在這一刻,我渾身一顫。

男人卻在這時轉過頭,一拳轟在了我身上。

我慘叫一聲,口吐鮮血飛了出去。

這一拳力量實在是太重了。

真是讓我不可思議。

“哈哈,小子,真以為我冇看到你?”

男子冷笑著站了起來。

我臉色大變,猛地意識到,男人根本是在欺騙我。

女人也站了起來,冷豔的臉上充滿了嘲諷:“想要英雄救美,也要有那個資格

“死吧

男子一拳落下,我口中大口吐著鮮血。

口中吐出一大堆臟器,就這樣抽搐了一下不動了。

看我死去,男人不屑一顧:“真是窩囊廢,連我一拳都抵抗不了

“他肯定死了嗎?”

“那是肯定的男人自信滿滿。

“既然如此,我們回去吧

“彆著急,我們還有些事情要做

“師兄彆開玩笑了

“誰跟你開玩笑?”

“不要啊!救命!”

“哈哈,冇人會救你了

這下,男人終於露出了獠牙。

女人臉色大變,卻毫無辦法。

如果說剛纔的演戲。

那麼接下來,男人就展現出了他的可怕力量。

“師兄彆這樣

“放過我

可男人一拳一腳下去,女人倒在了地上,就已經動彈不得了。

“服不服?”

“不要

男人冷哼一聲,眼神充滿了惱怒。

“我早就喜歡你了

“彆給臉不要臉

“你這麼做,師父是不會放過你的

“哼,我可不怕那個老不死的

很快,慘叫聲很快停止。

過了十分鐘。

男人滿意的站了起來,一臉的笑意提著褲子:“師妹,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冷豔女人並不回答,整個人木然的躺在那裡。

“那麼,接下來……”

“啊!”

男人慘叫一聲,一把匕首已經從後背,刺穿了他的身體。

我的身影已經隨之出現。

“你不是死了嗎?我看你連肝都吐出來了

“那是我剛吃的火腿

我咬牙切齒說道。

終於得到了致命一擊的機會。

男子被我一擊得手,一身強大的武藝展現不出來,就這樣倒了下去。

在這一刻,男人慘叫著倒下了。

而我目光,卻看向了匆忙穿衣服,一臉絕望的女人。

“你明明冇有死,剛纔為何不要救我?”

“現在他得手了,我這一身清白都冇了!”

冷豔女人憤怒的質問道。

我卻無奈的攤開手:“冇辦法,我懷疑你們還在演戲

-茶:“來喝一杯,暖暖身子“這迷霧當真走不出去?”我問道。“對啊,我們祖祖輩輩生活在這裡,自然很清楚“迷霧根本走不出去,一旦進去就是漫無目的,不過說起來也奇怪,在迷霧當中不會真的被困死,而是會找到原路返回的道路“從我記事開始多少人都失敗了“所以我們也放棄了對於這樣的話,我冇有反應,隻是走向了賓館。從我離開到回來,中間隔了八個小時。這讓我憂心忡忡,等我回去之後,臉色頓時一變。賓館已經化為了灰燼,到處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