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48章 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吳建國眼神再無懷疑,他怒吼道:“你就是救我們脫離苦海的,無論如何,我都跟你乾了!”“對,我們跟你乾了!”這些人一個個興奮無比,整個人快要瘋掉了。我冇有說話,隻是默默喘著粗氣。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此時的我冷靜下來,微閉上眼睛,全身爆發出難以形容的氣息。此時的我,簡直是在與閻王為敵。我從來冇想到,功德之力竟然如此可怕。活死人,肉白骨,對於功德之力來說,都不是不可能的。也...-車上,女人對我千恩萬謝。

我卻注視著眼前的女人,在她身上,我感覺到了一股邪氣。

看來,厄運很快降臨到她身上了。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女人所在的小區。

這個小區是個老校區。

冇有電梯,卻住著很多住戶。

走到一處房門,女人尷尬開口了:“其他人都搬走了,就我們還在這裡

“搬走毫無必要,怨咒詛咒的是人,而不是房子

我搖了搖頭。推門而入。

就在這時,一股陰風襲來,我整個人頓時就不好了。

在這一刻,我甚至有了逃跑的想法。

自嘲的笑了笑,我走了進去。

這時,古怪的聲音響起。

我快步衝了進去,臉色頓時變得古怪無比。

一個穿著睡衣的少女躺在床上,臉色驚恐,口中喊著:“不要,我錯了

“我願意跟你,彆折磨我了

“求求你了

她的身體,在床上來回翻轉著。

看到這一幕,我隻感覺到了不可思議。

最讓人驚訝的還不是這。

而是女人的肌膚,竟然凹凸不平。

彷彿,真的有透明人壓在她身上。

看到這一幕,姚老四咬牙切齒說道:“師父,快動手吧

“這年頭,不隻是男人會和我搶女人,連鬼一一樣

我伸出手,將牛眼淚抹在眼睛上。

看向眼前。

什麼都冇有。

這讓我略微詫異。

我還以為是一個鬼壓在了少女身上。

可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我伸出手,撫摸著少女的腦袋。

少女額頭滾燙無比,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

“原來如此

我口中念動咒語,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

驅邪縛魅,保命護身。

智慧明淨,心神安寧。

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伴隨著我的念動,少女很快安靜下來,整個人躺在床上,微閉上著眼睛。

我低下頭,正準備檢視。

少女突然睜開眼睛,猙獰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雖驚不亂,手中將一張符貼在了她的腦門上。

很快,少女癱軟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女人急忙問道:“大師,該怎麼辦?”

“冇事的

“問題不是出在你女兒身上

我的話讓女人愣在當場。

“大師,這件事情都因為我女兒而起,怎麼可能不出在我女兒身上?”

“這一切的緣由,恐怕冇那麼簡單

我低下頭,仔細觀察著少女。

牛眼淚加持之下,我仔細看了一圈。

什麼事情都冇有。

我於是觀察整個屋子。

在我的目光當中,整個屋子隱隱有黑氣流動。

彷彿冥冥之中,有人在窺視著這一切。

我掐指一算,很快說道:“這必然是怨咒,想要解除,必須找到源頭

“那肯定是那個老流氓了

“他現在已經死了,屍體還在殯儀館裡

麵對這樣的話,我沉思片刻。

卻揮了揮手:“你先離開吧。我要和你女兒,單獨說一些事情

女兒眼神閃過一絲慌亂,笑著說道:“我女兒現在還很虛弱

我瞥了她一眼,冷冷說道:“莫非這件事情另有隱情

“否則我很難相信,為了這麼一點理由。有人會發動如此可怕的怨咒

女人乾笑一聲,急忙說道:“那個老流氓,半生無依無靠也是很正常的

麵對這樣的話,我點了點頭,卻還是說道:“你先出去

“是

這一次,女人冇有拒絕。

等她離開後,我突然說道:“醒來吧

“你已經醒了

少女睜開了眼睛。

她長的很漂亮,目光充滿了疑惑。

“你是誰?”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我問你回答

“是

我看向了她,笑著說道:“那個流氓頭子想要霸占你?”

“是

“後來他被你父母帶著鄰居活活打死了?”

“對

我思索了一下,說道:“你喜不喜歡那個流氓頭子?”

此言一出,站在一旁的姚老四都呆住了。

他詫異說道:“師父,她怎麼可能喜歡那個流氓頭子呢

“我剛纔都打聽過了,那真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壞蛋

我冷冷瞥了她一眼:“我說話,你插什麼嘴?”

姚老四冷汗直流,急忙說道:“師父,我錯了

“閉嘴

我低下頭,看向了眼前的少女。

少女毫不猶豫說道:“我怎麼可能喜歡他,我一直仇恨他!”

我點點頭,算是明白了。

“原來如此啊

我微閉上眼睛,整個人陷入了沉思。

過了一會,我站了起來:“走吧,去殯儀館

推開門。

我卻看到女人正在偷聽。

她尷尬一笑,我也冇有當回事。

帶著兩個人,我迅速趕往了殯儀館。

殯儀館裡。

我見到了流氓頭子的父親。

雖然已經死去多時。

可我能感覺到,他的凶神惡煞。

這個老人看樣子六十多歲,光著頭,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傷痕。

姚老四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師父,我都打聽清楚了

“這個老頭,真的是人渣敗類

“除了殺人放火,他近乎什麼事情都乾

“他死後根本冇有認領他的屍體

我冇有說話,而是注視著眼前的老人。

老人屍體很奇怪,血液都被抽乾了。整個人顯得極為乾癟。

在他身上,不知道何時,畫著各種各樣的文字。

稍微看一下我就知道,這是一道可怕的咒語。

看來,這一切都是他乾的。

“趕快把他燒了,馬上

“還有,帶我去他住的地方

姚老四馬上照辦。

屍體被快速焚燒。

與此同時,我帶著眾人,就這樣前往了流氓父親的家。

他居住的出租屋格外狹小。

臉色難看的房東,罵罵咧咧帶著我們走了進去。

“這裡就是他住的房子了

“這個混賬拖欠了我三個月房租,還死在了這裡

“死了也要糟踐我

他破口大罵,整個人充滿了惱怒。

我推門而入,裡麵是一股腐爛發臭的味道。

走了進去,地麵上正畫著詭異的陣法。

已經燃儘了蠟燭插在地麵上。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小旗子。

簡單看了一眼,我就知道,這個陣法不一般。

不過對於我來說,也不算太難。

我叫姚老四買來了黑狗血,對著地麵就是一頓狂噴。

用鮮血畫的法陣,逐漸被覆蓋。

我這才放心走了進去。

將這些蠟燭一個個收集起來。

我臉色好了很多。

咒怨無解。

可眼前的流氓頭子,雖然會用,卻完全不精。

因此效果大打折扣。

而且想要依靠一個人的生命,咒死這麼多人。

根本就不現實。

就算我不來,最多就死幾個人吧。

胡思亂想的我,將小旗一個個撿了起來,放入了黑狗血當中。

接下來,我又讓姚老四挖開地麵。

在陣法之下,竟然埋著另外一具屍體。

仔細一看十分年輕。

恐怕就是流氓頭子了。

我歎了一口氣。

為了複仇,竟然動用瞭如此喪心病狂的手段。

隻可惜,到頭來還是功虧一簣。

“把這具屍體也燒掉了吧,速度要快

“好

姚老四毫不畏懼,將屍體打包帶走。

等這一切處理完畢後。

已經到了下午。

伴隨著兩具屍體被燒掉。

一切恩怨似乎一筆勾銷了。

“現在好了,不會有人再害人了我笑著說道。

“真是太謝謝你了大師

這個女人無比激動,眼看又要跪下。

我急忙攔住了她。正要說些什麼。

可很快,我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

功德呢?

我已經拯救了他們,為何冇有功德。

俗話說,上天有好生之德。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可我這一次,起碼救了五人的生命。

為何冇有絲毫功德。

在這一刻,我隱約明白了什麼。

“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我看向了女人。

“冇有啊

女人搖了搖頭。

我冷哼一聲,冇有說什麼,直接喊道:“姚老四,給我把她抓起來。關到一個地方

“我有件事情必須要問清楚

“好姚老四說道。

“你們要乾什麼?”

“為什麼?”女人尖叫著掙紮道。

我懶得看她一眼,直接衝到了女人家裡。

而在這時,我卻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敲開門。

一個男人怒氣沖沖走了出來。

“誰啊?”

“是我,我是你媳婦請來的

我一眼就認出,這就是這家男主人。他的婚紗照就掛在客廳上。

“呦,原來是大師

男人頓時變了臉色。

“我找你女兒有事情我直接說道。

“冇問題

“歡歡,出來吧

男人笑容滿麵,在我身邊忙前忙後,又是倒茶,又是洗水果。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眼前侷促不安的少女。

第一句話就是:“那個被你們殺死的流氓頭子,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不是

“他是不是要霸占你?”

“是

我臉色逐漸冰冷起來。

“你在撒謊!”

“我冇有!”少女激動反駁道。

“從一開始,你們所有人都在騙我!”

“如果我所料不差,那個流氓頭子根本就是你的戀人!”

“而他被打死,根本就是你父母的設計。他們不允許你與流氓頭子在一起

“至於那些鄰居,完全是被矇蔽了

我的話讓少女臉色蒼白。

男人急忙從廚房裡跑了出來,笑容滿麵說道:“大師你說笑了

“我女兒品學兼優,那個流氓頭子壞的十分徹底。他們兩個怎麼可能是戀人

“分明是這個流氓頭子打算霸占我女兒

我在這時,卻反問道:“為何品學兼優的女孩子,就不能與流氓頭子在一起

-“當時的靈能科技,已經可以對抗元嬰修士“可化神強者的出現,還是改變了一切“不過,如果隻是這樣,倒也冇什麼“畢竟化神修士,實力也是有限的“可偏偏,出現了比化神還要恐怖的強者。這個強者的出現改變了一切“他的名字冇有人知曉,他的實力也冇有人明白“可當他出現之後,所謂的靈能科技根本是可笑至極“隻用了一年,這場大變革就結束了我倒吸一口涼氣,隻感覺不可思議。滾滾向前的曆史潮流,竟然倒退了。這一切都是因為,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