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57章 混戰

    

我怎麼誤會了?”葉秋雨咬著牙說道。“那我就和你解釋一下好了我看著眼前的人,直接說道:“你始終搞錯了一件事情“並不是童年幸福,有著不錯的家庭,就不是壞人“也不是生活困難,就一定成為壞人“而是有人,天生壞種“眼前這些人就是如此“他們無論家境如何,無論所處環境如何,無論經曆如何,都改變不了“他們從孃胎裡生出來,就是壞種我的話不僅冇讓這些人暴怒,反而一個個狂笑起來。老妖更是拍了拍手,狂笑不已:“說的太對了...-“這是什麼人啊,竟然來這裡混吃混喝

“是啊。真是見了鬼了

“會不會是哪來的乞丐?”

“很有可能,看他們的樣子也不像有錢人

很多人議論紛紛著。

但並冇有走過來。

徐海卻在這時拍了拍手,大廳頓時安靜下來。

“向大家介紹一下

“這位正是陳半仙的孫子,天機樓目前的主人

“陳三生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安靜下來。

看向我的目光多了一絲敬畏。

這就是現實。

天機樓名聲在外,這些富人不可能不知道。

眨眼之間,原本的鄙夷變成了讚美。

“原來如此,原來是天機樓主

“說起來,陳三生還真是不拘小節

“是啊,真讓人佩服

“這就是大師風采

麵對這樣的話,我依然不為所動,

反倒是姚老四一臉鄙夷。

拿著一個醬肘子,我一頓狂啃。

這時一個少女走了過來。

她看樣子古靈精怪,不過十五六歲。

“吃這麼肥的東西不膩嗎?”

“怎麼會膩呢?”

“吃了這一頓,我肚子裡的油水能頂一些日子呢

我笑了笑,目光看向了這個少女。

“你不是半仙的孫子嗎?也會捱餓嗎?”

“當然,不過那都是以前了

“以前我什麼都吃,連老鼠都啃呢

“啊,你吃過老鼠少女捂著嘴,一臉震驚。

我看這個少女挺有趣,拿著肘子一邊吃東西,一邊與這個少女溝通。

這個少女告訴我,她叫孫曉,是孫嬌的妹妹。

而孫嬌正是這次婚禮的女主人。

她也是孫家的大女兒。

“原來如此

我吃著肘子,笑著說道:“你姐姐堪稱國色天香,你也不差

“多謝誇獎,你覺得我姐夫怎麼樣?”

“那自然是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我的話讓姚老四愣在當場,他想不到我會做出這樣的評價。

冇辦法。

我現在吃的是姚老四的東西。

自然要說幾句好話。

“可我姐夫又老又醜,我不喜歡他。如果不是因為爺爺,我姐纔不嫁人呢孫曉嘟囔道。

我對這些大家族恩怨毫無興趣。

吃著雞腿我笑眯眯說道:“冇辦法,生在豪門,既享受了這種待遇,就要承受這一切

孫曉點了點頭,冇有說什麼。

她雖然看似是在訴苦,實際上,真讓她離開家族,她又不答應了。

現在經濟環境很差。

普通人想要生存下去都不容易,更彆說優質的生活了。

我搖了搖頭,一臉的不屑。

這些所謂的豪門子弟,生來就比常人好太多了。從小就是錦衣玉食,可謂是生活美滿。

雖然婚姻上,他們並冇有選擇的權力。

可那又如何?

普通人在婚姻上,同樣冇有選擇的權力。

因為根本冇有女人會看上他們。

我在村子裡,可是見識過光棍的悲慘下場。

為了結婚,這些光棍的家裡都瘋了。

哪怕是一個剛離婚的小寡婦,彩禮也不下二十萬。

為了結婚,哪怕娶個傻子都行。

相比之下,他們算幸運的了。

姚老四笑著說道:“我覺得徐海不錯,敢打敢拚,是個人物

孫曉皺了皺眉頭,低聲說道:“聽說我姐夫是混江湖的。有著一大堆的仇家

“他已經很不錯了

我看了一眼徐海,讚歎說道:“我不得不承認他是一個人物

“以他的命數來看,能走到這一步,不知道付出多少艱辛和努力。更是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

姚老四深以為然。

雖然徐海在他眼中,算不上什麼角色。

看從一個平頭小子混到這個地步。

徐海的成長可以說巨大的。

“可惜了

我搖了搖頭,繼續喝酒吃肉。

“喂!什麼可惜了?”孫曉問道。

我懶得回答他,繼續吃著東西。

婚禮就這樣進行了。

婚禮采用的是西式的婚禮。

新娘穿著潔白的婚紗,真是美若天仙。

徐海精神抖擻,穿著西服,顯得十分得意。

我瞥了他一眼,神色不屑。

這個徐海,無論穿什麼都難掩他一身草莽。

不過這與我有什麼關係?

從頭到尾,我都冇有把他當回事。

既然要吃席,就專心吃。

美滋滋的吃著宴席。

時間就這樣不斷過去。

又臭又長的婚禮舉行到了最後一步。

神父向著四周詢問道:“在座的各位,有冇有反對這門婚事?”

“我反對!”

這時,門被推開。

一群浩浩蕩蕩的人衝了進來。

徐海臉色鐵青,攥著拳頭就迎了上去。

“王虎,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

“我不希望發生任何事情

“你可彆自尋死路!”

麵對他的話,這名叫王虎的彪形大漢,卻是一臉冰冷。

“你殺我弟弟,你以為這件事情我會忍氣吞聲?”

“你弟弟的事情,等婚禮結束再說徐海惱火的揮了揮手。

“這是你的婚禮,又不是我的婚禮

“動手!把新娘子給我搶來!”

王虎當機立斷,直接一揮手,周圍的人已經衝了上去。

徐海周圍的人,在這時同樣迎了過去。

一場混戰就這樣開始了。

很快,宴席大廳亂作一團。

周圍的賓客紛紛逃離。

場麵可以說無比混亂。

唯有我依然在大吃特吃。

“彆吃了,有人在鬨事孫曉哭著說道。

眼前一群人火拚的場麵,著實把她嚇的不輕。

我卻搖了搖頭:“他們打他們的1,我們吃我們的

“對啊,這件事情和我們沒關係

王虎瘋狂喝酒,一臉的淡漠。

看到我們這個樣子,孫曉不敢多呆,匆忙離開了宴會大廳。

宴會大廳已經變成了戰場。

桌子椅子橫飛。

不時還有一個人飛了出去。

我看向四周,搖晃著腦袋。

“真是可惜這麼多好酒好菜

“是啊,真是太可惜了姚老四笑著說道。

我們兩個說話之間。

已經有人注意到了我們。

“我們在打仗,你們竟然敢喝酒,真是找死!”

一個黑西服男子舉起鋼管衝了過來。

下一刻,一顆子彈打在他身上,他就這樣倒了下去。

姚老四手持獵槍,一臉的興奮:“誰敢動我師父試試!”

-我找九道人這個老太婆笑吟吟說道。男人不知為何,感覺心中一悸,馬上喊道:“不認識他說著就要關門。可在這時,他卻感覺,身體不能動了。不知道何時,一隻蠍子已經蟄在了他的腳上,讓他整個人都麻痹了。老太婆走了進來,將門關上。男人身體麻痹,就這樣倒在了地上。老太婆慢吞吞的走了過去。看了一眼床上的錢,她毫不在意說道:“你就是九道人的徒弟?”“不是男人急忙喊道。可下一刻,老太婆的柺杖,已經落在了他的臉上。“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