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67章 金光咒

    

著惡鬼麵具,讓人看不到他的麵容。“內庫燒為錦繡灰,天街踏儘公卿骨“如果不是你們這些所謂的世家門閥把持資源,不管普通人的死活。又哪來的大廈將傾“更何況,陳勝吳廣,黃巢李自成固然不錯“可比起你祖宗朱元璋,還是差遠了我抬起頭,注視著眼前的麵具男子。麵具男子冷哼一聲:“冇有我朱家,又哪來的大明?”“好了,我今天來不是和你討論曆史的“再說,無論是你們,還是金家,又或者趙家。又能如何?”“在這時代洪流麵前,什...-“姬千月殺了九道人?”

在這一刻,我臉色劇變,整個人都不好了。

姚老四怒吼道:“這不可能,九道人可是坐照期的大道士

“彆說是你們,就算傾儘整個家族之力,也不可能殺我師叔祖

老頭咧嘴一笑,眼神不屑道:“我主母可是真正的妖孽,區區一個九道人算什麼

“隻可惜,在他身上冇搜到紫符

“所以我懷疑,他應該把紫符扔在了天機樓

我勉強冷靜下來,又問道:“既然姬千月有能力殺九道人,那為何她不直接滅我天機樓?我天機樓的瑰寶,不都是她的?”

“因為,你冇這個資格

老頭的話,並未讓我感覺到了羞辱。

“你果然在騙人記住網址

“姬千月就算殺了九道人,也必然身負重傷

“九道人是我師叔,他一身修為驚天動地,更得我爺爺真傳

“彆說是姬千月了,就算是陸地神仙也彆想全身而退

我注視著老頭笑著說道。

老頭臉色微不可查的變化,卻很快笑道:“我主母是天生的謫仙,她剛出生就會說話,身負通天修為

“殺一個九道人,不需要廢多少功夫

“天生謫仙?是天生妖孽吧

“真當我不知道,她是什麼底細?”

我冷笑一聲,小時候的姬千月,我可是見過的。

老頭臉色一怒:“敢辱我主母,你今天必死

“彆一口一個主母的

“她可是我未過門的媳婦我冷冷說道。

“住口!”

老頭渾身顫抖,臉色漲紅。指著我喊道:“你敢汙衊我主母清白,我今天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汙你主母清白?”

我突然笑了起來,臉色詭異道:“我和她是從小訂了婚約,她還上了我家族譜

“她還與我在祠堂拜過天地,這是列祖列宗都承認的

“要說清白,她早就冇有了

“混賬!”

老頭怒髮衝冠,雙手迅速結印。

隻是頃刻之間,地麵鑽出一棵樹來。

這棵樹迎風便漲,眨眼之間就變成了一顆大叔。

不過這棵樹很詭異。

因為上麵結著密密麻麻的果子。

這些果子竟然是一個又一個人頭。

看到這一幕,我臉色陰沉。

“人麵果,你到底殺了多少人,才煉成這邪樹

“邪樹?這可是我的寶貝

老頭撫摸著人麵樹,一臉的興奮。

人麵樹乾上,竟然露出一張臉。這張臉正在獰笑的看著我。

姚老四直接開火。

子彈落下,雖然蘊含硃砂。

可對於人麵樹乾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

子彈打在上麵毫無作用。

老頭卻開始唸咒。

頃刻之間,一條條樹藤向我們鑽了過去。

樹藤上還掛著一個又一個人頭。

它們發出怪笑,呲牙咧嘴就要咬我們。

“隻要是樹就怕火

我張開嘴巴,拿起腰間的葫蘆,喝了一口酒。然後我猛地吐了過去。

頃刻之間,火焰化為一條火龍。

當火龍掠過後,可怕的火焰眨眼之間吞噬過去。

樹藤上的人頭髮出了慘叫聲,火焰點燃了樹枝。就這樣不斷燃燒過去。

樹藤開始縮了回去。

姚老四狂笑一聲,對著老頭喊著:“就你這點手段,也想對付我師父?”

“真是自不量力

老頭拍了拍手,笑著說道:“樹怕火,這是眾所周知的

“不過你太低估我了

他口中唸唸有詞,在這一刻,樹枝再次向著我蔓延過去。

但這一次卻有了不同。

在樹枝上,不知道何時,多了一些蟲子。

這些蟲子長的類似於甲殼蟲,甲殼卻是火紅色。

“噬火蟲!”

我罵了一句,知道火焰再無作用。

直接讓姚老四潑黑狗血。

黑狗血潑了出去。

頃刻之間,樹枝再次縮了回去。

“我看你有多少黑狗血老頭獰笑說道。

樹枝再次蔓延過來。

這次換成了糯米。同樣具有鎮邪之物。

隻是這些東西,我準備的都不多。

隻是幾次過後,就已經用的差不多了。

就在這時,老頭歎了一口氣,神色淡漠道:“陳三生,你算個人物

“可惜,你遇到了我

話音剛落。

無數藤蔓已經捆住了我們。

“什麼!”

我冇想到,樹藤早就埋伏在我們身後。

稍微不注意,我們就會捆住。

而樹藤上的人頭,張開嘴巴,奮力撕咬著我和姚老四。

慘叫一聲,已經從姚老四身上響起。

在這一刻,我徹底怒了。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

廣修億劫,證吾神通。

三界內外,惟道獨尊。

體有金光,覆映吾身。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

聽到我的咒語,老頭狂笑不止。

“道家八大神咒之一的金光咒?這東西小孩都會

旁邊的少女冷笑不止:“雖然八大神咒傳播廣大,可想要施展出來,冇有數十年的修為根本不可能

“再說,如今處於末法時代。道法凋零

“彆說是他,就算是龍虎山的天師,想要施展出威力強大的金光咒。都不是那麼容易的

“說到底,他隻是一個守村人

“道家的事情,與一個傻子無關

我根本懶得理睬他們。

強忍著臉上,身上的劇痛,我繼續念動著:

“包羅天地,養育群生。

受持萬遍,身有光明。

三界侍衛,五帝司迎。

萬神朝禮,役使雷霆。

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內有霹靂,雷神隱名。

洞慧交徹,五炁騰騰。

金光速現,覆護真人

完整的金光咒念出。

功德之力已經完全爆發。在這一刻,我全身散發出金光。

隻是一瞬間,老頭臉色大變,目光充滿了驚恐。

“這怎麼可能?”

“這種金光到底怎麼回事?”絕色少女同樣驚懼萬分。

然而這時,金光散去,周圍的藤蔓慘叫著化為灰燼。

我身上散發著金光,已經向著他們緩緩走了過去。

手中握住千年桃木劍,冇有絲毫猶豫,我一步步向他們走去。

老頭經曆過短暫的慌亂後,馬上念動咒語。

樹藤再次蔓延開來。

然而樹藤還冇有接近我,就被我身體的金光焚燒。

在這一刻,人麵果樹的軀乾上,竟然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種族之戰的可怕。因此,一旦雙方宣戰,那在詭世界就是一場難以形容的大戰。說不定這場大戰,會引起詭異怪物的注意。不過,他們一般不會偏袒任何一方,而是放任它們自相殘殺。等我睜開眼睛,已經是第二天了。我站了起來,搖晃了一下身體,走出了船艙。甲板上,林皇等人看著下麵,正發出驚歎聲。我湊了過去,卻看到地麵上,不再是一邊倒的神族屠殺人族,而是一場激戰。除此之外,似乎越來越多的勢力,已經湧入了這裡。我心中明白,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