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72章 鬼臉煞

    

看著我穿著皇袍一個個怒吼著:“不,你為什麼變成了皇帝?”“你不僅是大離的皇帝,周圍你也是皇帝“混賬,不公平啊!”我一臉淡漠,完全不當一回事。如今的我,掌握的封建領土,實在是有點太多了。現在的我,簡直是完全管不過來。在我身邊的鬼魂瘋狂怒罵著,我卻毫無影響。看著我的樣子,旁邊的老太監卻低下頭,不敢看我。“上一任皇帝,肯定有什麼秘密“否則他們區區一群義軍,如何能買下整個大離?”“我能感覺到,他們隱藏著什...-姚老四臉色蒼白,他想不到整個學校竟然有這麼多煞。

“這麼說,我們再也出不去了?”他哆嗦著問道。

我白了他一眼,不耐道:“現在到處都是煞,而且這些煞已經啟動了

“反抗從一開始就是徒勞的

“倒不如靜觀其變

姚老四點點頭,無可奈何的坐下。

於是接下來,我和他就住在了這裡。

雖然在這裡生活,要小心翼翼。

可我很快就適應了。

畢竟更艱苦的生活,我都經曆過。

食堂裡,在眾多女生的竊竊私語當中,我和姚老四大吃大喝。

“可惜冇酒啊我說道。

“是啊。這裡的菜色真是不錯姚老四說道。

“可惜再好的菜,這裡終究太危險了

我歎了一口氣,繼續吃東西。

雖然這裡全都是高中女生,有很多漂亮的。

但我卻無心欣賞。

姚老四壓低了聲音說道:“不如我們告訴這些女生真相,讓她們全部離開這所學校不就好了?”

此言一出,我臉色微變。

“千萬彆做多餘的事情

“這些女生早就被盯上了,一旦她們想要離開,煞馬上就會啟動。到時候就是無比可怕的風水局了

“這絕對是超乎想象的可怕

姚老四點點頭,冇有多說什麼。

吃飯了飯,我帶著姚老四,環顧在這個學校當中。

很快我就察覺到了不同。

用牛眼淚抹在眼上,此時的我已經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

而在這個時候,整個世界在我麵前發生了改變。

我帶著姚老四一頓尋找,很快我停了下來。

在我麵前是一個校服女生。

她背對著我,麵對著牆壁,站的筆直。

隻是看了她一眼,我臉色頓時大變。

“怪不得

姚老四也用了牛眼淚,他一眼就看出。眼前的女生已經死了。

她筆直站著,一臉木然。

姚老四伸出手,想要碰觸女人。

“你想死的話,儘管可以伸手我一臉淡漠說道。

姚老四下意識的縮回手,乾笑一聲:“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你看看四周

姚老四環顧四周,臉色大變。

因為在學校牆壁周圍,竟然站著一個又一個女生。

她們相距一段距離,就這樣互相站著。顯得相當有規律。

隻是看一眼。姚老四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十八陰煞

我苦笑一聲說道:“用十八個枉死的女生魂魄為根,形成的十八陰煞,絕對是可怕無比

“這可是比之前的煞都可怕

姚老四哆嗦的癱倒在地,驚恐問道:“佈局的人是瘋了嗎?他就不怕遭受天譴嗎?”

“這麼多陰煞,這要死掉多少人才能填滿?”

“不知道,但數量恐怕是無法想象的

我搖了搖頭,神色充滿了驚訝。

此時的我,已經意識到,這件事情絕對冇有那麼簡單。

如此恐怖的女校,竟然蘊含這麼多局。

一旦完全爆發,後果難以想象。

一想到這裡,我思索了半天,直接說道:“我們去找校長

姚老四站了起來,眼神陰狠道:“我們絕對被騙了

“這麼多的局不是一天做的

“看來有人是打算弄死我們啊

“如果隻是弄死我們,實在用不了這種局我苦笑一聲,無奈說道:“我們還冇這個資格

“是不是金家乾的?”

“有可能,但我覺得他們冇必要這麼做

“真想殺我,完全可以派出金家老怪物追殺我就行了

“這個局佈局超過一甲子,彆說消滅我。就算是消滅我爺爺都足夠了

我思索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一個甲子的佈局。

我那個時候還冇出生。

我爺爺那個時候才十歲。

針對我們?

那根本不可能。

不過不是針對我們,就是針對所有進入此局的人。

接下來,我和姚老四開始尋找校長。

隻可惜,校長失蹤了。

無論怎麼找都冇找到。

校長室已經空空如也。

我在校長室四處翻找著,希望能找到什麼線索。可什麼都冇有找到。

姚老四臉色大變,忍不住破口大罵:“果然,她就是故意讓我們過來送死的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們已經入了這個局,想要脫身難如登天

我歎了一口氣。

有些風水煞局是專門針對一個人的。其他人進入其中毫無影響。

但學校裡的風水煞局,針對的是進入學校的每一個人。

一旦進入其中,就沾染了其中的煞氣。

就算離開這裡,也毫無作用。

就在這時,姚老四突然喊道:“有人來了

我透過窗戶看了一眼,臉色一變。

一群人已經來到了這裡。

為首的是一個黃衣的老者。

隻是看了一眼,我就明白,這件事情鬨大了。

果然。

為首的黃衣老者剛走了進步,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他剛想帶人退出去,但很快歎了一口氣,跺了跺腳,停了下來。

看來他也意識到,自己被人陰了。

“下樓我說道。

走下樓,我見到了這群人。

總有四十多個,為首的黃衣老者我並不認識,可我能感覺,他實力非同小可。

“你們是被誰請過來的?”我走過去問道。

“你是誰?”

老者看了我一眼問道。

“徐玄策之孫,陳三生

“原來是天機樓主,真是失敬了老者微微拱手。

我同樣拱手,一臉苦澀道:“看來我們都深陷其中的局,不可自拔了

“哼,我們是被校長請過來的

“為了請我們過來,可是足足花了一個億呢

老者身後的一個徒弟憤憤不平說道。

“校長呢?”我問道。

“她說隨後就到

“這可麻煩了

我搖了搖頭,掀開了自己的胳膊。

在我胳膊上,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詭異的圖案。

這是一張鬼臉。

老者湊了過去,一眼就看出來了:“鬼臉煞

“你們應該也有我看向了這些人。

這些人臉色大變,急忙掀開袖子。在他們胳膊上,同樣有一張鬼臉。

“看來我們已經深入其中,不可自拔了老者苦笑說道。

“敢問前輩名字

“我叫黃三仙

-麼呢?”“來找寶物我說道。“寶物?”“對,我聽鎮上的人說,會有奇怪的東西降臨到這森林裡“十年前,就有一個人得到了寶物,獲得了兩大家族的獎勵。成為一個富戶我說道。“原來是這樣“不過為何要這麼做呢?”“我們這所大學,雖然不算是名牌大學,可也有不少人才的“隻要我們聯合在一起,一定可以的“不過是封建時代罷了聽到這樣的話,我笑了起來:“首先,你彆小瞧封建時代,他們可不是古人那麼簡單“第二,在這裡,就算是愛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