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74章 嬰靈煞

    

了。如果是男妖精,那更要迅速!什麼準備宴席,準備蒸籠完全冇必要。抓住無涯直接就啃,生吃也是吃。等徒弟們找來的時候,無涯已經投胎好幾回了。要麼不做,要麼就做絕!此時的我已經堅定了決心。那就是一定要辦了無涯!於是,三個小時後。無涯癱坐在地上,雙眼無神。而在他身邊,七個蜘蛛精正在抽著煙,討論著剛纔的感受。“都說和尚是色中餓鬼,果真是名不虛傳“是啊,還挺厲害的“他應該是處男“那我們一會給他包個紅包吧“哈哈...-姚老四的話,讓不少女生勃然大怒。

“畜生!就知道欺負我們

“真以為我們就怕你了?”

“冇錯,太可惡了

很快,這些女高中生一擁而上,對著姚老四一頓暴打。

姚老四一邊奮力抵抗著,站在女廁所門口。一邊看向了我:“師父,快點。我快撐不住了

我白了他一眼,行走在女廁所當中。

在這裡,我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氣息。

很快,我打開一個隔藍。

在這時,我臉色一變。

在我麵前,是已經廢棄的坑位。

可這裡,貼滿了符咒。

伸出手,拿出了牛眼淚抹在眼上。

當我看向眼前的時候,我臉色大變。

在坑位上,竟然有一個渾身鮮血的嬰兒,正在努力掙紮著。

“嬰靈煞!”

我向後退了一步,渾身都在哆嗦。

這種東西竟然都出現了。

佈局者實在是太可怕了。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應該是有一個女高中生懷孕了。

不過似乎出現了什麼變故。

她竟然將嬰兒生在了女廁所裡。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這個嬰兒似乎剛出生被殺死了。

因此怨氣沖天。

有人看出了這一點,用符紙暫時封住。然後利用嬰兒的屍體,做了一個嬰靈煞。

目前嬰靈煞還冇有啟動。

一旦啟動,嬰靈會瘋狂殺人,後果不堪設想。

既然看到了,那就不能當做冇有發生。

此時,我解開身後的包袱,將一個個物件放了下去。

我的目的很簡單。

解煞!

煞局不能憑空佈下,往往需要鎮物。

這些鎮物就是煞局的關鍵。

而眼前的鎮物就是眼前嬰兒屍體。

嬰兒屍體,已經徹底白骨化,就這樣堵塞了坑位。

場麵無比淒涼。

想不到,它剛出生就遭遇如此噩夢。

我歎了一口氣,雙手合十,口中唸唸有詞: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頭者超,無頭者升,槍誅刀殺,跳水懸繩。

……

口中念著往生咒,我手中拿著一個撥浪鼓。

撥浪鼓被我搖晃起來,發出響聲。

我試圖平息怨靈的怨念,讓它早日超生。

可就在這時,一股可怕氣息爆發出去。

隻是一瞬間,我身體被一股無形之力,撞在了牆壁上。

在我麵前,一個渾身鮮血的嬰兒,竟然從坑位裡爬了出來。

嬰靈。

我看了它一眼,意識到了什麼。

我繼續搖晃著撥浪鼓,口中念動著。

“閉嘴,臭道士!”

嬰靈怒吼一聲,我的身軀再次飛了出去。

“我是在超度你!”

“我不需要超度

嬰靈顯得十分狂躁。

我歎了一口氣,神色無奈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怨念

“可事情已經發生,無力改變

“不如放下過去,早日回去吧

我的話讓嬰靈暴怒無比。

“放下?”

“真是笑話!”

在這一刻,嬰靈顯得十分狂躁。

“我何錯之有?剛出生就被生在這汙濁之地

“不僅如此,我更是被親生母親殺死。落得如此下場

“我有何錯?”

嬰靈緩緩走了過來。

我一時間啞口無言。

眼前的嬰靈,實在是太悲慘了。

他剛來到這個世界就被剝奪了生命。

而剝奪生命的,正是他的母親。

“你無錯我急忙解釋道:

“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無力改變。不如放下一切,回到冥府

“如果你再這樣執迷不悟,你就失去投胎的機會

“回去吧。你還可以投胎,你下一世的父母,絕不是這樣的

“到了那個時候,你會有幸福的生活。你會有一個美好的童年

“想想看,你剛出生被父母百般嗬護

“你跌跌撞撞的奔跑著,在你身後父母追著。那該有多美好?”

嬰靈原本想要走過來,一時間竟然愣住了。

就在這時,我急忙揮動撥浪鼓。

口中更是念動著咒語。

在這一刻,嬰靈慘叫著,他身上的黑氣,正在逐漸消失。

我大喜過望,看來我的話完全有用。

在這一刻,我隻能繼續開口:

“你冇有任何錯誤,都是你母親的錯

“不過她畢竟生了你,對你有生恩

“放下這一切,早日迴歸冥府吧

“你會有更好的未來

我冇想到,此言一出,嬰靈突然怒吼一聲,全身爆發出可怕的氣息。

“母親!”

“我想起來了,我還是有母親的

“殺!”

在這一刻,它狂躁無比。

我真想給自己兩個耳光。

自己為啥要提他的母親?

果然,嬰靈陷入了瘋狂。

可怕氣息不斷爆發出去。

它眼神猙獰喊道:“那個女人就在這所學校裡

“我要殺了她,我要讓她付出代價!”

在這一刻,它怒吼一聲,牆壁上的符咒不斷自燃。

我目瞪口呆。嬰靈竟然憑藉著自己的力量,破開嬰靈局。

如果是這樣的話,它恢複自由了。

再也不會被佈局者操控。

不過一想到它自由的後果,我就頭皮發麻。

無奈之下,我咬破手指,準備加固封印。

嬰靈煞就嬰靈煞吧。

在冇有啟動之前,嬰靈煞害不了人。

可我剛有動作,整個人又飛了出去。

“給我滾!”

我吐了一口鮮血,毫無反抗之力。

我手中的撥浪鼓飛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原本嬰靈想要追殺我,可看到撥浪鼓的時候,它的目光再也難以轉移。

它就這樣走了過去,拿起了撥浪鼓。

接下來,它搖晃著撥浪鼓,整個人呆呆的看著。

我歎了一口氣。

人終究會被不得之物困住一生。

趁此機會,我急忙拿起符紙,不斷貼在牆壁上。

很快,嬰靈消失了。

我鬆了一口氣,癱倒在地上,後背全是冷汗。

這個嬰靈實在是太可怕了。

幸好暫時封住了。

不過以我的情況,恐怕封不了它多久。

夜晚它就要有多行動。

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去找黃三仙。

一想到這裡,我直接走了出去。

姚老四依舊在被女生暴打。

我懶得理睬他,直接喊道:“走吧

姚老四皮糙肉厚,這些女生對他造成不了什麼傷勢。

他趁機各種亂摸,讓這些女生又氣又怒。

師父,等等我

他掙脫開來,急忙跟了上去。

-怪物得到解脫。在這片充滿死亡和絕望的黑暗中,我的意誌如同火焰一般燃燒著,不為任何黑暗所吞噬。我的身影在怪物群中穿梭,每一次揮劍都是為了生存,為了希望,為了那些還在等待曙光的人們。黑暗在無限擴張,而在黑暗當中的場景,卻令我不寒而栗。所有的一切都淪為了可怕的怪物。所有的一切,都被黑暗所籠罩。在這裡冇有溫情,隻有死寂。如果說逆蝕一族奴役萬族,是為了自身高高在上的霸主身份。是為了將萬族命運掌握在手中。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