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78章 恐怖的孽火

    

的方式。金家竟然想要投毒。這實在是太可笑了。因為現代科技有很多藥物,可比什麼詛咒陰物可怕多了。吃了就能七竅流血死亡的東西更是數不勝數。可冇想到,他們卻依然保持著傳統,下的全都是煞局中的道具。真的是發揚傳統文化啊。一想到這裡,我忍不住笑出聲來。姚老四走過去,一臉惡狠狠說道:“師父,我最恨吃裡扒外的人了,這個人交給我“就交給你吧“你帶上幾個人,去收拾一下我揮了揮手,並不為他的安全擔心。姚老四身上,可是...-王道士的身軀不斷被火焰覆蓋,周圍的人試圖撲滅黑炎。

可令人驚訝的是,黑炎雖然燒的王道士慘叫不止,卻並未燒燬他的衣服。

周圍的人已經用到了水,卻根本無法撲滅火焰。

黑色的火焰發出滋滋的聲音,王道士在地上拚命打滾,試圖壓滅火焰。

隻可惜他這一切都是徒勞。

看著他淒慘的樣子,黑臉包公卻獰笑起來。

“小子,彆白費功夫了

“你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孽火燒死

“孽火?”

我臉色大變,想不到有人竟然可以修煉到這個地步。

孽火,可是極其恐怖的神通。

孽火據說不燒萬物,卻專燒靈魂。

尤其是心中但凡有一絲罪孽,就會被孽火燃儘。

人人都不是聖人。

因此,孽火對於生靈來說,真的是剋星。

“放過我,我錯了!”

“讓我做什麼都行,求求你彆殺我!”

在無儘的痛苦當中,王道士道心崩潰了。

他整個人都恐懼了。

他強忍著痛苦,跪在黑包公麵前,哀求喊道:“放過我吧

“你不是想要降妖除魔嗎?”

“這就是下場

黑包公獰笑一聲。

王道士身上的黑火升騰起來,隻是眨眼之間,王道士慘叫著,身軀轟然倒地。

此時的他,全身上下毫髮無損。

卻呆呆的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毫無疑問,他的魂魄已經被燒乾。

雖然他看似毫髮無損,實際上已經死去多時。

用醫學來說,就是腦死亡。徹底變成了一個空殼。

“哼!”

黑包公一腳過去,王道士的屍體被他踹下了天台。

“盤龍劍?”

“就這種東西也想收拾我?”

黑包公獰笑一聲,雙手捏住盤龍劍。可怕的黑火再次出現。很快伴隨著他輕輕一捏。

盤龍劍就這樣碎裂開來。

我倒吸一口涼氣。

盤龍劍可是難得的法器,極難被摧毀。

可冇想到隻是一眨眼就被毀掉了。

“太可怕了

“真是太可怕了

眼前的黑臉包公,實力深不可測。

他的孽火,竟然連法器都能燒。

而且孽火極難防禦,一旦沾染半點,那後果不堪設想。

周圍的道士看到王道士死去,一個個麵露驚恐。

但很快,他們還是衝了過去。

“魔頭受死吧!”

“邪不壓正,你難逃一死

黑臉包公拍了拍手,獰笑道:“不錯,有誌氣

“隻可惜,你們麵對的是我

他伸出雙手,隻是霎那之間,可怕無比的黑火再次出現。

火焰瞬間鑽入一個人的身體,緊接著黑火從內到外燃燒起來。

這個人拚命慘叫著,在他身上,竟然有亡魂在哀嚎。

“不,你不是我殺的。放過我

在這一刻,這位道士麵露驚恐之色。

孽火焚身。

現在的他,在內心深處的罪孽,在孽火之下無所遁形。

在這一刻,黑臉包公不屑道:“我最討厭你們這些正道人士

“口口聲聲是為了除魔衛道,實際上一肚子壞水

“真是噁心

黑火繼續燃燒著。

很快,這個道士倒了下去,同樣失去了呼吸,變成了一具空殼。

接下來,黑火燃儘周圍的一切。

很快,周圍的道士,一個接著一個倒下了。

我已經回到了隊伍當中,小心隱藏著。

我剛纔原本想要與這些道士攜手戰鬥。

如今看來,我的想法是多麼可笑。

眼前這個黑臉包公,絕對是招惹不起的存在。

一想到這裡,我冷汗直流。

隨手乾掉了這些道士,坐在躺椅上,黑臉包公慢悠悠的看著眼前排成幾隊的女生們。

“嗯?怎麼其中還混了幾個男人?”

“不管了

黑臉包公獰笑一聲,揮了揮手:“既然她們已經到了,那祭祀也該開始了

我這才發現,不知道何時,一個巨大詭異的法陣,已經包裹了整個宿舍樓。

在這一刻,黑臉包公揮了揮手。

這些麻木,冇有神誌的女生,就這樣一個個從天台上跳了下去!

一個,兩個!

一個個如花似玉的生命,就這樣香消玉殞。

我才眨了幾次眼,就死了三個女生。

黑臉包公發出一聲狂笑:“哈哈哈,死的好

“你們的犧牲是值得的

看著如花的生命,一個接著一個死去。

我再也忍不住了。

在這一刻,我直接選擇偷襲。

千年桃木劍的鋒芒,直接斬向了黑臉包公。

“我早就察覺到你了

“現在就忍不住了?”

黑臉包公獰笑一聲,手掌中的黑炎洶湧而過,我急忙用千年桃木劍抵擋。

可孽火何其可怕。

隻是沾染桃木劍,桃木劍的光澤,就暗淡了不少。

我頂著可怕的黑炎,準備一擊將黑臉包公殺死。

然而當我衝過去,一劍橫掃而過。

孽火卻包裹住了黑臉包公,黑臉包公的身軀,完全擋住了這一劍。

“這把劍?”

“陳玄策和你是什麼關係?”

“他是爺爺

黑臉包公仰天狂笑,整個人激動無比:“哈哈,想不到我竟然能遇到他的孫子

“都說你爺爺死了,他真的死了?”

“自然冇死

“那就讓他出來,我正好有一筆債要找他

我心中暗暗叫苦。

黑臉包公絕對與我爺爺有深仇大恨。

可眼下,我毫無辦法。

握住手中的桃木劍,我咬破手指,可怕的鮮血流淌而下,直接一揮而過。

這一次,桃木劍散發出可怕的光芒。

隻是頃刻之間,黑臉包公慘叫著,他的一隻胳膊,已經被我斬斷。

我手中的千年桃木劍蘊含可怕法力,剛纔啟用的正是它其中的部分法力,果然重創了他。

一擊重創了他,我正準備下死手。

黑臉包公卻獰笑起來:“如果是平時,你或許可以殺我

“可在這裡,我就是神

說著,他一揮手,又是數個女生從天台跳了下去。

她們的身軀重重墜落在地麵上,化為一灘血肉。

與此同時,一股黑氣湧到黑臉包公身上。黑臉包公痛苦的尖叫一聲。

他斷裂的胳膊,竟然長出一隻女人的手。

“你竟然用這些女生為你續命?”

“你真該死

我勃然大怒。

眼看這麼多如花似玉的女生,就這樣毫無意義的死去。我徹底爆發了。

黑臉包公卻不屑道:“隻要我能活著,犧牲一些小娘們有什麼大不了的?”

“告訴你,我這一次,就是要殺光整個學校所有人!”

-聯盟正通過遠程法術不斷消耗。而大金皇帝就默默承受攻擊,也不反擊。整個人如同一座山一樣。它在這裡已經呆坐了很久,整個人似乎已經死亡一樣。可我知道,他絕對冇死。我的身影衝到最前麵,可謂是一往無前。在我身後的人遠遠跟著,心有餘悸。“這就上去了?”“真是愣頭青啊“哎,彆說了,這傢夥已經把我們都綁上他的戰車了“算了,打吧“是啊,都到這一步了,不得不打了“哎,真不想動手啊這些渡劫強者感歎著,身影卻冇有遲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