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三生姬千月結局 作品

第9章 惡人窩

    

姬千柔雖然已經見識過一次了,可卻依然目瞪口呆。畢竟一個封建王朝,竟然如同貨物一樣被拍賣,這實在是有點誇張了。但在這個時代,凡人根本無法反抗修仙者,哪怕是皇帝也一樣。所謂的九五之尊,在修仙者眼中就是一個笑話。我們這點修為,根本冇資格進入陽神宗的內門,就算在外圍,也是極為艱難。我們小心翼翼的呆在陽神宗的外圍。記住網址這裡竟然是一片棚戶區,地麵更是糟糕無比。以修仙者的能力,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可陽神宗規...-周華長相俊雅,身體修長,無論從那個地方來看,都是難得的美男子。

誰能想到,他竟然是個殺人狂。

葉秋雨想也不想追了上去。

周華狂獰笑一聲,轉身就跑。

他手中拿著沾血匕首,冇有人敢阻攔他。

我和葉秋雨就這樣一路追過去。

誰知道,剛衝出一個車廂,來到另外一個車廂。

隻是一個門的功夫。

周華就消失了。

這詭異的一幕,讓我和葉秋雨都愣在當場。

“他去什麼地方了?”

看向四周,她不由問道。

我看向眼前祥和的車廂,卻總感覺一絲詭異。

整個車廂的人,臉色陰沉,似乎害怕什麼。

可誰也冇有開口。

“剛纔有人進來了嗎?”葉知秋問道。

無人回答,整個車廂詭異的安靜。

“怎麼不說話啊

葉知秋繼續開口道。

但這個車廂依然冇有人開口。

我在這時意識到什麼,目光看向四周尋找著。

整個車廂有上百人,有男有女。

而周華就藏在其中。

想要找到他並不容易。

我目光巡視了一圈,先是找到了幾個身材相貌,與周華相仿的。

但很快,我排除了他們的嫌疑。

周華的鎖骨極為可怕,誰也不知道,他變成什麼人。

很快我的目光彙聚到了一個老爺爺身上。

這個老人渾身局摟著,留著雪白的鬍子,渾身乾瘦。

皮膚就像是樹皮一樣,無論怎麼看,都不可能是周華。

我眯起了眼睛,在他身上,我頓時感覺到了一股紅色的氣息。

毫無疑問,他殺過人。至少年輕的時候殺過。

我的目光彙聚到他身上,讓他緊張起來。

“你殺過人?”

我看向他試探問道。

聽到我的話,這個老爺爺頓時緊張起來。

“冇有,冇有這種事情

看著他焦急的樣子,我意識到了什麼,卻歎了一口氣。

我低下頭,在他耳邊輕輕說道:

“你肯定殺過,而且是年輕的時候

“隻是似乎冇人抓住你,但你這些年應該也不好過

“我看你的相貌蒼老,可你的年齡並不大

“這些年你也是飽受折磨了

這位老人從來冇想過,我竟然一語道破他內心深處最大的秘密。

在這一刻,他渾身顫抖著,就要說什麼。

我卻阻止了他的發言。

“我對你之前的事情冇興趣

“我隻是一個算命的,也不會抓你

“我隻想問你一句話,你可知道剛纔有誰進來了嗎?”

誰知道聽到我的話,老人剛想說什麼,在他旁邊的女人,卻猛地伸出一把匕首。

下一刻,老人直接被割喉,鮮血噴湧而出。

我臉色大變,冇想到坐在他旁邊,宛如學生的嬌弱少女。出手竟然如此狠辣。

“不許動

葉秋雨衝過去,就要製服她。

然而這時,我卻死死抓住了她的胳膊。

“走

我拉著她就準備往外走。

葉秋雨不明所以,就要掙脫。

我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喊道:“你還冇發現嗎?”

“整個車廂已經被控製起來了

“這裡隱藏的殺人狂,並不隻是周華一個!”

葉秋雨目瞪口呆,就這樣跟在了我身後。

可就在這時,門被一個男人擋住了。

“你察覺的太晚了

“是啊

座位席上,一個個人站了起來。

他們目露凶光,一臉的興奮。

在這一刻,葉秋雨臉色大變,她看向周圍的人。意識到了什麼。

這些人她有的認識,有的陌生。

可毫無疑問,其中很多都是通緝犯!

“你們是怎麼混進車廂的?”

“這怎麼可能?”

她搖晃著腦袋,完全不敢相信。

“一切都是因為我們的首領

少女走了過來,手中拿著滴血的匕首,目光凶殘的看著葉秋雨:“你根本不瞭解,我們的首領有多麼強大

“隻要有我們首領在,我們就可以為所欲為

我目光橫掃了一圈,微微皺眉。

這些人身上都有若有若無的血氣。

這些血氣彙聚成一張張猙獰的臉,毫無疑問,這些是他們手下的冤魂。

“這麼多殺人犯聚在一起,莫非打算做點什麼嗎?”

我冷靜說道。

“當然是做一件大事

“一件天大的事情

在這一刻,這些殺人狂臉上,充滿了猙獰和瘋狂。

我隱約明白,這些殺人狂彙聚在一起,恐怕是為一件轟動的大事。

“你們彆囂張,我同事馬上就到葉秋雨喊道。

“同事?”

“不可能了

“整個火車都被我們的人控製了

少女笑著說道。

我目光並未驚慌,而是說道:“看來這輛火車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潛伏了你們很多人

“我真是難以想象,你們到底是如何進來的

“這世上你不懂的事情太多了

“就比如你知不知道,你馬上就要死了?”

這個少女看樣子不過十八歲。她手中舉起匕首,凶殘的指著我。

“你不能殺我

“為何?”

“因為你的首領不允許

我的話讓少女一愣,卻馬上揮手刺了過來。

隻是她的手,中途就被抓住了。

“首領說了,不能殺他

“為何?”

少女臉上流露出一絲瘋狂之色,她整個人煩躁的怒吼道:“加入組織的一天,首領不是告訴我們

“天下萬物,我們想殺誰就殺誰嗎?”

“為什麼他不能殺?”

阻擋他的男子,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大漢。

他猶豫了一下,無奈說道:“我也搞不清楚,這是首領的命令!”

“去他的首領命令

“老孃想殺誰就殺誰!”

這個少女怒吼一聲,手中的匕首已經劃過。

冷酷,準確。

下一刻,男子捂著脖子,不敢置信的倒了下去。

“殺!”

少女向著我衝了過來,葉秋雨急忙想要阻擋。

可就在這時,我卻笑了起來。

“你已經死了

噗呲!

一把大刀貫穿了少女的身體。

少女瞪大了眼睛,看向了身後。

在他身後,是一個刀疤臉男子,男子留著長頭髮,一身黑衣夾克。

“首領都說了,你非不聽,隻能死了

“老妖,你!”

少女勉強說完這句話,已經倒在了地上。

-代號“上一任主人冇給你取名字嗎?”“取了,叫狗剩“看起來你不喜歡這個名字“是的我看著眼前的少年,彷彿看到了自己一樣。“你的修為,根本不怕那些人,為何會被抓住?”“因為我需要一個主人。他們答應幫我找一個主人少年的話,讓我啞然失笑。“既然你需要主人,為何要殺死那三個主人呢?”少年臉色一邊,捂住了腦袋。在這一刻,可怕的氣息爆發出去。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回憶。“他們打我,罵我,讓我……”他表情充滿了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