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樓雲上樓 作品

第180章 申堯X徐亦琛(番外)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180章 申堯X徐亦琛(番外)

申堯不記得自己是怎麽出生的,那場兵荒馬亂,他被扔在了戰場。

飄蕩的許久,他的記憶也逐漸消散。

他似乎被遺忘了。

他不是鬼,也不是人,他是一個行走在世間的活死人。

那天他碰到了一位穿著黑袍,麵露寒光的男人,那人將他帶走了。

他有了自己的名字,申堯。

跟著那人做事,申堯才會有一些自己還活著的錯覺,所以他不曾想過離開,對那人極盡的忠心。

“申堯,我不是你的主人,我隻是你的上司。”

君玄這麽對他說,就像是要拋棄他一般。

但顯然君玄並不是這個意思。

“你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不必每時每刻的跟著我。”

申堯看著君玄的目光,應了一聲好。

自此,他又開始有了自己的行動,有了自己的一點情緒。

比如對局長的那位夫人,局長似乎很喜歡那位夫人,雖然他不懂這樣的感情,但他也會對局長的夫人恭敬。

但後來,他遇到了一個人,一個奇怪的人。

第一次見徐亦琛,是在一個村子裏麵。

徐亦琛咋咋呼呼的叫喊,實在沒給他多少好的印象。

阻礙他辦公,申堯很想捏死他。

之後斷斷續續的又見過幾次,申堯還是沒看習慣徐亦琛。

這個男人真的很煩。

他們進入了一個法陣,像是一個初生世界一般。

他成了奴隸,徐亦琛成了雄性。

為了探查訊息,他不得不跟徐亦琛見麵,給他做飯,給他下達任務。

“我隻是看在夏昔年的麵上,幫你們的而已,你對我好點。”

徐亦琛吊兒郎當的,活像個紈絝子弟。

申堯冷笑,“我也是看在夫人的麵上,讓你的日子好過一些。”

他不需要睡覺,但徐亦琛需要,並且還怕冷,是個廢物。

又是給徐亦琛送被子,又是做飯的,申堯氣得牙癢癢。

這個世界的人都傳他們的關係不正當,申堯也預設了,因為他需要跟徐亦琛接觸。

剛好這一層關係可以做掩護,大家也不會懷疑什麽。

但偏偏徐亦琛是個普通人,吃了那些東西就容易激動。

那天,申堯一到徐亦琛的家裏,就被徐亦琛滾燙的麵板給嚇住了。

“申堯,申堯……我熱,你讓我親一親,你的身體涼涼的。”

申堯皺著眉頭,情緒難得有了波動。

“你在說什麽混賬話。”

徐亦琛雖然是普通人,但常年健身,力氣也大得離譜。

突然將申堯抓住抵在了床上,那唇便壓了下來。

申堯被嚇了一跳,甚至忘了掙紮。

他們的關係變得奇怪了起來,申堯被這個混賬小子親得腿發軟。

“堯堯,你好香,多親一會兒,求求你了……讓我多親一會兒,難受……”

徐亦琛喘息的聲音,刺得申堯也跟著有些情動。

他知道那是什麽,但卻控製不住。

被這混小子親了個夠,申堯纔回神將人推開。

兩人一瞬間陷入了尷尬的氛圍。

申堯故作鎮靜的站了起來,嘴唇上的痕跡也未來得及擦。

“今天隻是意外。”

說完以後,申堯窘迫的離開了。

那天的事,大家都沒有再提,但徐亦琛對他的態度卻變了很多。

噓寒問暖也就罷了,還時常用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申堯還有任務要做,沒有空搭理。

他們第二次接吻是在那場晚宴上。

申堯忘了那水有催情的成份,兩人都喝了一些。

情動之時,徐亦琛剋製不住自己對申堯的渴望。

從一開始的親吻,到最後的失控。

他好像喜歡上了申堯,即使對方冷冰冰的對自己,可徐亦琛依然控製不住自己去靠近。

“申堯,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申堯心頭的那根弦像是斷了一般。

黑暗中,相擁的兩人,讓滾燙的麵板貼得更近了。

申堯跟隨著自己的本能,迎合上了徐亦琛的動作。

“堯堯,你真的願意嗎?我很清醒,我沒有被那些影響,我是真的喜歡你,信我。”

徐亦琛祈求著愛憐,眼眸中透著真誠。

但申堯沒有回答,而是用吻回應了徐亦琛。

他感覺不清醒的不是徐亦琛,而是他。

君玄和夏昔年出去了多少日,他們就在裏麵纏綿了多少日。

徐亦琛總是喜歡攬著他的腰肢,親吻他的喉結。

他們出去之後,徐亦琛昏迷了一陣,申堯便回了靈異管理局。

對於在法陣裏麵做的事,申堯到此刻也想不通。

他和徐亦琛畢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徐亦琛醒來後,便找上了門。

“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你們局長的弟弟,親的!申堯知道不,那是我媳婦,你們放我進去。”

剛走出門的申堯:“……”

混小子成了他上司的弟弟,申堯覺得自己還是走遠一些為好。

“堯堯!申堯,我在這!”

徐亦琛推開那些守門的人,直沖沖的便進去抱住了申堯。

“老婆,我好想你,我生病了,你怎麽也不來看看我,但你放心,我強壯著呢,我健了身才來的,你摸摸,摸摸,這些全部都在。”

申堯難為情的收回了手。

其他同事看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什麽稀奇物似的。

拉著徐亦琛便離開了這個地方。

徐亦琛以為申堯是想跟他溫存,便被帶到了其他的地方。

地方一到,他便吻了上去。

香甜的氣息布滿了口腔,徐亦琛這些日子的空虛纔得到了滿足。

申堯等徐亦琛親了一會兒後,才推開了人。

“我在工作,以後不準再來這裏!”

徐亦琛拉著申堯的手擺弄,根本沒聽對方在說什麽。

他老婆的手可真好看,打架的時候也好看,穿著管理局製服的身形也好看。

申堯原本想解釋清楚,但看著徐亦琛那雙眼睛,他又說不出口。

他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對徐亦琛似乎産生了一些憐惜。

或許是憐惜。

躲避了多日,徐亦琛總是能找到辦法回他的身邊。

因為是局長的弟弟,徐亦琛使出了渾身解數,去討好君玄。

可算是終於讓申堯來將人從家裏麵領走了。

雖然申堯很是不情願。

“老婆,這是我給你買的,要不要一起穿,情侶裝誒!”

申堯冷著一張臉,“不。”

“來嘛來嘛~”

徐亦琛死皮賴臉的纏了幾日,申堯終於穿上了,還被莫名其妙的拉去了遊樂場。

看著周遭的場景,申堯皺著眉頭跟徐亦琛玩了所有的專案。

大概還是因為憐惜,申堯一直這樣想。

“堯堯,我們已經很久沒親熱過了,我的心和我的身體都很想你。”

又滾上了床,申堯在迷迷糊糊中,被徐亦琛親吻得動情。

大概……或許是憐惜。

但徐亦琛實在是太纏人了!

他要向局長退貨!

這是工傷!敢對有伴侶的人産生興趣。如君玄所說,大家都需要平靜的生活。赤對著君玄微微頷首,“今後,你們可以在哇老部落自由活動,並領取食物,這是我們給你們的特權。”君玄握著夏昔年的手鬆了一些,夏昔年便往前站了站。一旦夏昔年出現在大家麵前,大家的眼神又會變得熱烈起來。夏昔年躲到君玄身後,那目光又會消失,大家的視線便會收起來。真是一群瘋子!赤在離開之前,又提了一個醒。“好好照顧我們哇老族希望,平時多像昨夜一樣,對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