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果小豆丁 作品

第 9 章

    

罩先下車,透過玻璃門,看銀行裏麵,“好多人哦。”王陽隨後下車,牽他的手,推開玻璃門,進到銀行裏麵,“是很多人,”看四周,有個可以坐的地方,“你坐這裏,我去問。”程玉鵬不是很想一個人呆坐在公共鐵椅子上,“快點回來哦。”“好,”王陽離開他,穿過玻璃門,去自動打卡機那,取出存摺,很快打好卡,取回來一看,“沒打上?”銀行服務員1路過,看到拿著存摺皺眉頭的客戶,“怎麽了?先生。”“我想打卡,沒打上。”王陽求...(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 9 章

9

“寶貝慢一點。”王陽一路護著他。

剛才被嚇著的程玉鵬聲音小小地說,“老公我腿痛。”

“等下,”王陽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讓戀人坐下的地方,“你坐。”周圍也是人擠人的環境,為了不讓戀人被外人擠壓,用身體擋在前麵。就這樣過了兩個站。

程玉鵬突然大叫,“啊!”

看到全過程的王陽是真的怒了,“你特麽找茬是不是?”

“我是老人。”老太太手指旁邊,“這裏是專門給老人留的位置。”

王陽不敢說自己戀人有殘疾,“好,你坐。”拉起戀人。

“老公,”程玉鵬躲進戀人身後,手摸進自己的口袋,靈巧地找到手機,掏出來,解鎖,找到錄音軟體。

沒地方坐,那王陽就用手臂代替扶手,穩穩地拖住他,“這樣好一點嗎?”

“嗯,”程玉鵬想不到公交車突然一個急剎車,“啊!”

被撞到的老太太,“你們不要太過分!”猛地推開他,“死變態,死人妖!惡心死我了!”

被推的程玉鵬直接撞上戀人的胸口,“……”

王陽的忍耐達到了極限,“老妖怪!”此刻是火力全開,收都收不回來,“要不是我退休了,你早就釘棺材板了!”

老太太站起來,“你敢咒罵我!”按著椅背,自己坐下來,“哎呀!打人了,打人了呀!好痛!好痛,啊!”

王陽根本沒出手碰她,“什麽情況?”

程玉鵬跟著懵逼,“碰瓷的?”

“我要去醫院,我要給兒子女兒打電話,我要告你們!”老太太不依不饒的哀嚎,“哎呀,哎呀……痛死我了!痛……”

程玉鵬頓時無語,“……”

王陽嘆氣,“真麻煩。”記得這條線正好路過公安局,“司機小妹,麻煩你送我們去警察局。”

司機小妹因為順路,不介意送他一程,“好嘞!”

老太太聽了,立馬不樂意,“去醫院,去什麽警察局?”更大聲的嚷嚷,“快點停車!我要下車!”扶著旁邊的物體,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停車!”推開人群,要向前沖。

“你別東跑西跑,我這車不到警察局門口,是不會停的,”司機小妹瞭解路線,知道這一片都沒有公交車站,“叔叔,我挺你!”

“謝謝。”既然有人幫忙,王陽也不能看著好心人受到傷害,特意移動腳步,護戀人在身後,堵住老人上前的去路。

老太太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隻能大吼,“好啊!你們,你們……是一夥的!”

“……”程玉鵬躲在戀人身後,小心的探頭,看了一眼對方,又縮回腦袋。

王陽懶得理那個老太婆,“麻煩了,司機小妹。”

司機小妹三觀正得很,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沒事,順路。”

就這樣,王陽和程玉鵬又到了警察局。

“咦?”警察1看到進門的人,“你怎麽又來了?”記得上次的搶劫大案,“上次的案子不是結案了嗎?”

“是結了,”麵對熟麵孔,王陽臉上寫滿了尷尬。

“哦!”跟著進來的老太太瞬間明白了什麽,“原來你是個慣犯!”

王陽不明白她在高興個什麽勁,“……”

“你們這些警察在就最好了,他欺負老人,”老太太像是站了上風,開始滔滔不絕起來,“你們看我年紀一大把了……”

程玉鵬實在聽不下去,出聲打斷,“得了,趕緊錄口供,”摸出口袋裏的手機,“我這有錄音。”

“有錄音就好,”警察1拿走手機,“剩下的交給我,”帶他們進屋,“你們跟我來,”

王陽隻在警察局裏坐了一小會,把手機裏的證據弄出來,錄完口供,簽好字,“那我先走了,有需要聯係。”拿回手機,交回給戀人。

“成,”警察2送走心目中的英雄,再麵對厚顏無恥的老人,“走啊,發什麽愣呢你?”

“我……”事情的發展根本不是老太太所預期的那樣,瞬間懵了。

“我什麽我?法律麵前,人人平等。”警察2懶得和她廢話,扭頭和同事說,“你現在去調監控視訊發過來。”

“好的,”警察3這就去聯係公交車管理部門。

老太太頓時慌了,“還,還……還有監控視訊?”

“有啊,”警察2對此沒必要遮遮掩掩,“現在是法治社會,到哪裏都會有監控攝像頭。”扣住她手臂,將她規劃為嫌疑人,帶進審訊室,“好了,我們開始吧。”

老太太一進審訊室,瞬間老實了許多,“……”

—————— —————— ——————

快樂的外出購物,結果又去公安局喝茶,王陽和程玉鵬沒覺得丟人,反倒覺得自己和這警察局特別有緣分,感嘆之後,有點哭笑不得,但不影響購物心情。說來也巧,逛完菜市場,拉著滿滿一車子食材,上了回家的公交車,開車的還是那位司機小妹。

熟人相見,隻需要一個眼神。

中午一點多回到家。

程玉鵬驕傲地昂起頭,“連續兩天都去公安局,你說我是不是很適合當警察?”

王陽笑了,“我看你適合做賊,”

“什麽嘛……”程玉鵬推他,“老公你討厭。”

“嗬嗬……”王陽拉著菜籃子進廚房。

—————— —————— ——————

王陽快速分類食材之後,冰箱放一部分,櫃臺旁邊放一點,麪粉,白糖,綠豆這類放進櫃臺裏,取出要用在午飯的食材,洗水,切好備用,開火烹飪。午飯後是午休,下午再起來繼續整理,順便取出晚飯要用到的食材。

時間一晃到了晚上,程玉鵬洗好澡,“老公!”站在衛生間門口。

“少來這套,”王陽等不急,懶得看他耍寶,“給我過來,乖一點。”

程玉鵬扭捏地走過去,“嗯……”撲倒他,“嗯!”熱情地纏著他,“老公,嗯……嚒嚒嚒嚒……”

“嗬,你這家夥,”王陽被他的熱情所打敗。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程玉鵬哈著氣,探出軟被外,“好累哦。”

“叫你折騰,”王陽舒服地躺在被子裏,不慌不忙的將他撈回自己懷裏。

“爽嘛,”程玉鵬翻身,麵對他,“你沒爽到嗎?”

“爽到了,”王陽揉搓他的烏發,“寶貝,下次不整這麽高難度了,要是不小心摔著了,不得更多事情整?”

“你很老嗎?”程玉鵬笑眯眯,“才四十五就不行了?”

“我看起來有四十五了嗎?”王陽輕輕抓他的頭發,“嗯?”

“嗯……”程玉鵬皺眉,“沒,沒有啦嗯……”他緩緩湊進,埋在自己頸窩裏,“老公,人家不行了,不要,不要啦了啊……”

—————— —————— ——————

隔天,王陽煮好早飯,叫醒暈乎乎的程玉鵬。程玉鵬在半夢半醒之時,被王陽喂得飽飽的。王陽把碗筷洗幹淨,打算一個人開車去買菜,順便在路上加油,隊伍這麽長,真不知道自己這一去,要到什麽時候才能回來。

而程玉鵬得知他要出門,“我要去!”

“……”王陽沉默了許久。

程玉鵬一副他要是不帶自己去,自己就大哭大鬧的模樣。

王陽沒辦法,隻能帶程玉鵬出門。

排了兩個小時隊,王陽終於加上油,順利將車停在菜市場外麵,自己和戀人下車,拉著菜籃子,走進菜市場,“說了我一個人去買菜就得了,你跟著我做什麽?”隻買了一點菜,扭頭看向自己牽著的戀人,“一看你這眯眯眼就知道你休息不夠,快點回去休息,”提高聲音,“回去啊。”

“不要回去,人家想天天粘著你嘛,”程玉鵬說完,打了一個哈欠。

“不聽話是不是?”王陽板起臉。

他戴著口罩,程玉鵬看不見,但語氣是真的兇,“你不要生氣嘛。”

王陽嘆氣,“走吧。”

“嗯,”程玉鵬哪怕困,還是要跟著他,“老公你長得這麽帥,不跟著你,我不放心。”

“你……”王陽麵對他,還是沒辦法,“算了,要是中途不舒服,我就揹你回家。”

“老公,你最好了,”程玉鵬緊緊抓住他的手。

“你就是想累死我,”王陽將視線移到小販攤位上。

程玉鵬嘟嘴巴,“嗯……纔不是呢。”

王陽和程玉鵬大采購回來,在等電梯的時候,碰見了下樓的好友。

程維高從電梯裏走出來,“王陽,程玉鵬?”看他們拉著滿滿的菜籃子,戴著口罩,“去買菜了?”

“嗯,”王陽注意到他提著一大袋子的東西,“你一個人是要去哪裏?”

“丟垃圾,”程維高晃了晃手裏提著塑料袋,“今中午我們家包包子,你們一會記得過來拿包子吃呀,我們包鹹的,留過夜就不好吃了。”

“好啊,”王陽很樂意去他家裏做客,“你叫黃全方沒有?”正好買了許多菜回來,“晚上我們哥三個聚餐,來我家。”

“又聚餐?”程維高挑眉,“你生日?”

“不是,我就是喜歡熱鬧,”聚餐對王陽來說,隻是為了快樂,“而且和你們在一起,總感覺自己回到了少年時代。”

10

“別這麽說,”程維高安慰他做人要樂觀一點,“我們現在也很年輕。”作為好友,說出自己的顧慮,“聚餐的事情一個月一次就好,太多次,我媳婦有意見。”

“你媳婦這麽兇的?”王陽看他這麽牛高馬大。

“不兇,也就是想過二人世界,嗬嗬……他太粘人了,其實我也好不到哪裏去,”程維高不和他說那麽了,耽誤大家時間,“中午記得來拿包子哈。”

“好,”王陽點頭,按了一下電梯上鍵。

程玉鵬揮手和好友插肩而過,進了電梯,“我也會做包子。”

“做什麽包子?揉麪那麽辛苦,你想吃,我做給你吃,”王陽那裏捨得他做體力活。

“嗬嗬……”程玉鵬又嬌羞起來,“老公,我好愛你哦!”

王陽嘆氣,“嗯,我也愛你。”

—————— —————— ——————

王陽回到家裏,將食物簡單處理,程玉鵬什麽都不用做,就坐在旁邊,或站在旁邊,單看著,王陽都覺得程玉鵬很累,草草弄好買回來的菜,洗手,抱起程玉鵬回臥室補眠,直到好友打來電話,王陽纔想起去程維高家裏拿包子的事情。

不用十五分鐘,王陽從朋友家裏捧著包子回到家,“寶貝,吃包子咯。”

補足覺的程玉鵬,現在神采奕奕,“哇哦!”贊美道,“看著就好吃!”

王陽放包子在餐桌,去廚房煮牛奶雞蛋,“去洗手,快點。”

“好的,”程玉鵬快速洗手出來,立馬拉凳子坐下,伸手抓一個麵上不是很燙手的包子,“嗯,好鬆軟,一定是程維高揉的麵,”肯一口,“人家寄生者沒有你們殺神有力氣嘛,”沒吃幾口,戀人就捧著牛奶走了過來,“看我,瘦幹瘦幹的,跟發育好一樣。”

“你哪裏瘦幹了?”王陽擺好盛有牛奶雞蛋的碗,拉他旁邊的凳子坐下,“別裝弱,好好吃,牛奶雞蛋,喝完它。”

“哦,”程玉鵬咀嚼著包子,“吃完它們我肯定會胖死的。”

“你不是瘦幹嗎?”王陽取一個包子,“瘦就要多吃。”

程玉鵬嚥下嘴裏的食物,“現在的男人不都喜歡白瘦幼嗎?”

王陽不擔心他被牛奶燙嘴,因為自己煮好雞蛋牛奶,到出來與冷開水對沖一下。

程玉鵬拿起盛有雞蛋牛奶的早餐杯,大口喝。

“白瘦可以理解,幼是什麽鬼?”王陽單聽就覺得不舒服,“我看起來像變態嗎?健健康康的老婆不香嗎?為什麽要跟病態審美走?”看他沒一會就喝完牛奶,“還要不要牛奶?”

“好好喝哦,不要了,飽飽了,”程玉鵬雙手捧著盛牛奶的早餐杯。

王陽看他隻吃了一個包子,“是不是真的?”

“你摸摸,”程玉鵬轉身麵向他,大方的給他揉肚子,“呃嗬嗬!”

“嗯,合格,”王陽抽回手,“坐一會再睡覺,要不然胃下垂。”

“好,”程玉鵬乖乖坐著,陪他吃飯,“老公,你好久不練拳了,我們家買個沙包,吊在家裏吧。”

“不用,找程維高和黃全方打一架就可以了,”王陽說完,就收到他可憐巴巴的眼神,“其實我不想打架,如果不小心受傷了,會害你……”細想了一下,“改訓練專案吧,晨跑,俯臥撐,青蛙跳,這些都可以。”

“晨跑是要去外麵的,現在疫情最好減少外出,”作為他最親密的戀人,程玉鵬給他點意見,“在家做仰臥起坐吧,青蛙跳不太好,吵到樓下會被詛咒的。”

“那麽……”王陽嚥下嘴裏的食物,“我做俯臥撐,你做什麽?”看他瘦巴巴,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撐不起來,“你總不能一天吃了就睡,周而複始的變成亞健康狀態吧?”

“我想想我可以做什麽運動,瑜伽,你不讓我做。”程玉鵬害羞起來,“人家做不了俯臥撐,人家是受受。”嬌滴滴的說,“純受受。”

“知道了,”他總是強調,害得王陽都不好意思起來,“請不要強調兩次。”

“嗬嗬……”程玉鵬身體是真嬌弱,做不了什麽體力活,“我這不是怕你鞭策我,要我變成金剛芭比嘛。”

“啊……要命,”王陽苦笑了幾聲,“好,你變成什麽,我都愛你,”不要埋怨,我要習慣他。

“嗬嗬……”前麵那些話,程玉鵬都是瞎說,“老公我想上網看視訊。”

“睡醒了再看,”王陽吃完手裏的包子,碟子裏的包子就不去碰了,“睡前上網,影響睡眠質量。”簡單收拾一下,“你等我一下。”

“哦,剛睡醒,又要睡覺覺。”程玉鵬的眼神跟著他進了廚房,“那我起來再看,老公你陪我看好不好?”

“你那是補眠,不是午覺。說吧,睡醒後,你想看什麽?要我陪你看。”王陽停步在洗碗盆前,找到麻布,開始清晰早餐杯。

程玉鵬大聲道,“我要看流星雨!”

“認真的?”王陽知道這個,“你的品味也太特別了吧?”

“哎呀,反正時間有得是,那就看看嘛。”程玉鵬好久不看電視劇了,“好不嘛。”

“好,”王陽哪怕不喜歡,也會陪他,“睡醒就看。”

“嗯!”程玉鵬抿了抿唇,“我老公最好了!嗬嗬……”

王陽洗好早餐杯,放在架子上,擦幹手,轉身對他,“傻傻的,”走到他麵前,將他托抱起來,“我愛你,寶貝。”

“嗬嗬……”程玉鵬很自然的摟住他的脖子,“我永遠是寶貝,嗬嗬……”扭頭,貼著他的腦袋,無比開心地纏著他,就像平時那樣……

—————— ———完——— ——————女警察為什麽沖你揮手?”拉安全帶,“還笑嘻嘻地看著你?”“啊……”王陽不想解釋,“嗬嗬……”被人狂熱的崇拜,完全不適合低調的自己,“我無意中得了個粉絲,嗬嗬……”“粉絲?”這下輪到程玉鵬不敢相信了,“你這年紀了,還有女粉絲?”“我,我……嗬嗬……”王陽越笑越尷尬,“粉絲而已,你不要往心裏去。”程玉鵬知道他不是故意招桃花運,“快點回家啦!”“好好好,”已經在開車的王陽腳踩油門,提一點速度,“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