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知離 作品

第2章

    

個男人,挺帥的,而且看起來挺貴氣,難道……“綁架嗎?這人值多少錢?”奇怪,哪裏傳來磨牙的聲音,辦公室有老鼠?“這是楚氏集團新任總裁,楚澤。”“楚氏集團咱們可得罪不起啊,人家動動手指就能把咱們摁死,換個人綁吧,實在不行多綁兩個。”“誰讓你去綁架了,不要跟個□□似的行不行!”老大怒道:“我是讓你去勾引他,好讓他給咱們公司注資!”嗯?勾引?我沒聽錯吧?我十八歲認識老大,大學畢業就進了公司,跟著老大幹了這...(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章

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醒來,且頭昏腦脹。

這種情況下第一反應應該是什麽?別人不知道,反正我是摸一下腰子。

還好,兩個都在。

“醒了?”

我擡頭一看,楚澤推門走了進來,端著個盤子。

“昨天你在車上睡著了,又有點發燒,我在你身上沒找到身份證,就自作主張把你帶到我家來了,不介意吧?”

“怎麽會,謝謝你。”

“舉手之勞,吃點早飯,把退燒藥喝了吧。”他把盤子遞過來。

他人好好。

萍水相逢,就算他昨天直接把我從車上扔下去,或者拉去割腰子都是正常的。但是他卻把我帶到家裏來,還準備了早餐,真是人帥又心善。

我吃了藥,還是頭暈,厚著臉皮又睡了一會兒才離開,走之前還加了楚澤的微信。

回到家打電話給老大,我嚴肅地斥責了他的計劃,並告訴他,我是不會再去幹那件事的,讓他趕緊申請破産,回家吃軟飯去。

掛完電話我就睡了個天昏地暗。

醒來發現楚澤給我發了好幾條訊息,都是一些關心的話。

我給他回了訊息,去了公司,老大在辦公室裏唉聲嘆氣,見了我目光幽幽的,好像深閨怨婦。

我看得直頭疼。

“至於嗎,我都要失業了也不是你這種反應。”

“公司不是你開的你當然不心疼。”

我送他一個白眼:“拉倒吧,你壓根就不是開公司的料,這麽大的專案你也敢接,現在吃不下要被撐死了,這不純活該,早點倒閉早點分行李。”

我瞭解了一下資金快斷了的原因。就在我休假那段時間,老大接了個遠超出公司體量的專案,所有的資金都投進去了。

唉,愚蠢的中年人。

這不是我能解決的問題,我操心也沒用,因此照常上下班,順便跟嫂子彙報了一下老大的情況。

嫂子在電話那頭發出無情的嘲笑,笑了半天才說:“好了我知道了,公司的事你不用管,失業了我再給你安排個工作。”

有了去處我就放心了,至於老大在老婆那裏顏麵掃地就跟我沒關繫了。

嗯……話說這件事應該不是嫂子為了讓老大回去特意挖的坑吧?

應該……不是……吧……

就這樣我悠哉悠哉地混日子,其他員工紛紛開始找下家準備跑路。

楚澤時不時就聯係我,約著吃個飯什麽的,他人真不錯,跟他在一塊總是很輕鬆。

公司正式倒閉那天,老大枯坐辦公室,深情地凝視眼前快要枯死的一盆綠植,戀戀不捨。

嫂子倚著辦公桌,塗得鮮紅的指甲在辦公桌上一敲一敲,悠閑自在。

“好啦,玩夠了就跟我回去,老老實實搞你的學術去,別想那有的沒的了。”

老大憤憤地揪綠植葉子。

磨蹭了老半天,老大還是被拖走了。

我搖搖頭,這倆人,都中年了,還玩你追我逃那一套,真是夠幼稚的。

我去了嫂子推薦的公司,新工作比較輕鬆,很少加班,我空閑時間變多了,跟楚澤的來往也更多了。時間一長,我總感覺有哪裏不對。

楚澤比我大兩歲,又是高富帥,但是一直都單身,認識這麽久了也沒見他跟誰有過曖昧。

還總邀請我去他家裏,有時候喝點酒,喝醉了靠在一塊兒就睡著了,醒來那個氛圍怪怪的。

但是要說不對,我也不知道哪裏不對,朋友之間這些事不是很正常嗎?

可是話又說回來,跟朋友相處,心裏會有些奇怪的感覺嗎?

有點迷茫,不過日子還是這樣一天天地過。

事情的轉折是一次酒會,我因為在新公司表現良好,被老闆帶去應酬,正巧,楚澤也在。

隔著人群遙遙示意了一下,我就被拉去喝酒,喝多了有些頭疼,還總有奇怪的人搭訕,隻能躲到一處露臺上吹風。

身後傳來腳步聲,回頭是他走了過來,到我身邊站定,笑道:“你好像很受歡迎啊。”

是嗎?我回想了一下,答道:“應該都是一些好色的人吧。”

他沒有再開口,月光下,他神色不明地站了很久,才對我說:“要是我也是個好色的人呢?”

“……”

他說的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

我好像糊塗了,肯定是因為酒精。

他伸出一隻手,撫上我的臉,慢慢地、慢慢地靠近。

嘴唇相貼,我沒有躲開。

肯定是因為酒精。

……

去他的酒精,我根本就沒喝那麽多。

我扣住他的後腦勺,惡狠狠地回吻,一股鐵鏽味瞬間在口腔中彌漫。

良久,他抱著我,在我耳邊吐槽:“你吻技挺差的。”

彼此彼此,我說:“你也是。”

他驀地笑出聲。

請假,關機,回楚澤家。

喘息之中他斷斷續續說了句話:“有一句話我要撤回。”

“什麽?”

“我喜歡你,不是因為好色。”

他不是那種人,我吻著他的頸間,含糊不清地回:“我知道。”

……

我跟楚澤確定了關係,搬到了他家裏。

求婚之後,我把這個好訊息告訴老大和嫂子,嫂子給了我個紅包,但是老大看我的眼神非常的幽怨,就好像深宮裏十年沒有見過皇帝的妃子那麽幽怨。

他幽幽地說:“所以你倆到底還是成了啊,怎麽就沒早一點成呢?”

這話說的,就算我們兩個真的在公司破産之前談戀愛了,那我也不一定做到能吹枕頭風讓楚澤挽救快破産的公司啊?難不成老大真的覺得他那個奇葩的計劃有可行性?

我越想越不對。晚上回到家,做完我給楚澤揉腰的時候順便說了這事,跟他吐槽了一下老大,沒想到他盯著我看了許久,眼中帶著莫名的笑意。

這……我心中突然有了一個猜測,試探地問他:“你們兩個是不是揹著我有什麽交易?”

楚澤轉過頭悶悶地笑。

我撓了一下他的癢癢肉:“快說到底有沒有?”

楚澤坦然:“有啊,我想讓他為咱倆牽線搭橋,如果咱倆成了,就給你們公司注資,沒想到他出的是這種餿主意,果然沒用。”

所以說楚澤看上了我,讓老大給我倆牽線,老大給出的策略是讓我去勾引他?

老大這個蛇精病,真的是腦子有問題。

“這麽說之前你就認識我了,可是我好像沒有見過你啊?”

“這個嘛……秘密。”

“啊?”

“等七老八十了我再告訴你。”

還要等七老八十啊,好久遠。

我蓋上被子,摟著楚澤,閉上眼睛。

那就慢慢等,來得及。也得人家看得上我啊,再說這要讓你嫂子知道了那不得殺了我。”老大冷笑。“那也不能讓我去賣色吧。”“那還能讓誰去,全公司就你一個單身。總之現在就這一條路可以走,不然咱們就得破産,我破産了還能回去吃軟飯,你就隻能去天橋底下算命了。”“……”這個可恥的軟飯男。回到家,我思前想後,想了一整晚。去,還是不去,這是一個問題。不去,公司破産,老大回家肯定會被嫂子嘲笑,我也隻能原地失業。但是去了,也未必就能成功。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