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芷兮 作品

未來(二)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未來(二)

衛翊自打清醒後,整天以自己身體虛弱為由,讓陳時深“伺候”他。吃飯要陳時深喂,喝水要陳時深遞,就連洗澡都恨不得要陳時深幫他洗。

陳時深起初因心疼,對他提出的要求百依百順,等後麵意識到衛翊的圖謀不軌後,他才開始斟酌一二,隻不過衛翊太會拿捏他了,就算他拒絕,最後也會被衛翊用各種手段哄得同意。

“衛翊,你洗不洗,不洗我出去了。”

陳時深手裏捏著毛巾,整個人又羞又怒地站著浴缸邊,對著衛翊吼出這句話。

他被衛翊哄來幫他搓背,然而這個被沒搓兩分鐘,衛翊就開始對他上下其手,惹得他煩不勝煩。

衛翊坐在浴缸裏,一臉正直地望著他說:“陳老師,洗澡嘛,難免的,你不能怪我。”

陳時深白了他一眼,把毛巾扔在他身上道:“自己洗,我出去了。”

“陳老師,陳時深……”衛翊對著陳時深的背影大喊:“你就這麽狠心,留我一個病人獨自在這裏洗澡嗎?陳時深……”

可惜陳時深這次鐵了心,硬是沒理會衛翊的賣慘,走出了那扇門。

衛翊洗完澡出來,看見陳時深已為他把床鋪收拾好。看見他,陳時深擺放好枕頭說:“你休息吧,我回房了。”

他剛轉過身,就聽見衛翊在身後喊道:“陳時深。”

他回過頭問:“怎麽了?”

“今晚我們一起睡吧!”

衛翊站在燈光下,渾身還帶著濕意地對陳時深說出這句話。

從他出事以後,兩個人很久沒有在一起睡了。陳時深想起那些難捱的夜,眼眶不由得變紅。

“陳時深,”衛翊走到他麵前開口:“今夜留在我身邊好不好?”

陳時深用力地點點頭,轉念又想到些什麽問:“你的傷……”

“沒事,”衛翊毫不在意答:“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其實我都感覺可以出院了,可那些醫生非不讓,煩死了。”

陳時深抓到他話裏的重點,沒好氣道:“那你還天天使喚我,明天起,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別再叫我了,就這樣,我去洗澡了。”

“陳……”

衛翊朝陳時深決絕的背影伸出手,終於明白什麽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陳時深從衛生間出來時,衛翊早已躺在床上,還很貼心地為他留出一半位置。他沒有過多糾結,直接在那半張床的位置躺下。

“陳時深,”陳時深剛鑽進被子,衛翊的手便圈在他腰上說:“我好喜歡你。”

被毫不吝嗇表達出來的愛意,不管陳時深聽多少次,都還是止不住地心動。

“陳時深,”衛翊又喊了他一聲,“等這場戰爭結束了,我們就結婚吧。”

“我想娶你,或者我想嫁給你,可以嗎?”

在衛翊說“結婚”這兩個字的時候,陳時深的心如小鹿亂撞般怦怦跳著。衛翊要結婚,衛翊要和他結婚,陳時深的耳邊全是衛翊說要結婚的聲音。

在這短時間裏,他想了很多,也質問了自己許多,最終他把注意力停留在衛翊出事前的一件事上。

“衛翊,你食言了。”

原本在暢想婚禮的人被這一句話說蒙,他低頭看著懷裏的人問:“什……什麽?”

陳時深仰頭對上他的視線:“你之前和我說,如果發生了類似喬源的事件,你會和我一起選擇死亡,可是那天你推開了我。”

“衛翊,你食言了。”

衛翊在陳時深第二次說出這句話時失了神,他把人往懷裏攏了攏,下巴隔在陳時深的頭頂上,回憶自己那天在想什麽。

導彈從天空墜落,他目測完落點後,發現正好是陳時深所在的地方。導彈降落的速度非常快,他大腦一片空白,隻知道要救陳時深,他的陳時深一定要活下去。

在他撲倒了陳時深,導彈在不遠處炸開的一瞬,他彷彿理解了喬源。他們愛陳時深,他們無法看著陳時深死亡,或是同自己一起死亡。

他們希望陳時深能好好地活下去。

“對不起。”衛翊抱著他嘆了口氣道歉:“在事情沒有發生前,我也以為同生共死是種浪漫,等事情發生時,我發現我隻希望你能好好活著。”

“我在戰場上見過太多的死亡,非常清楚死亡意味著什麽。我知道我的選擇會讓你痛苦,可你也算活了下來,隻要活著,總能好的。”

“我想,當時的喬源和我現在的想法一模一樣吧!”

陳時深想起自己前幾年那段極其難熬的時光,在衛翊懷裏悶悶道:“但是太痛苦了,也許我會堅持不下去,就這樣放棄了自己的生命呢?”

“不會的。”衛翊很堅定地答:“你不是那種性格。我們為你而死,心願是希望你活下去,你就會為了我們好好活下去。”

“這樣不公平。”陳時深很不爽地吐出這句話。

衛翊笑了笑:“在愛情的世界裏,本身就沒有公平可言。如果說,要被導彈砸中的是我,你是救我,還是要和我一起死?”

陳時深沒有回答,但答案很明顯。他會和衛翊做一樣的選擇,讓衛翊能活下去。

“不過,我很慶幸,我們都活了下來。”衛翊說。

陳時深在心裏跟著贊同:是啊,還好他們都活了下來,他不用再經歷一遍那種痛苦。

他雙手回抱住衛翊的腰,往衛翊懷裏鑽了鑽說:“衛翊,我想在你種的那片玫瑰花田裏辦婚禮。”

衛翊怔了下,隨即露出最開懷的笑容回應:“好,我們到時候在玫瑰花田辦。”

*

衛翊出院那天,穆爾發來訊息說他們勝利了,以堡因不遵守星際人權法,肆意屠殺堪克城那麽多人,即將受到全星際的製裁。

這個訊息十分令人開心,甚至比他出院還開心。他想立即返回戰場,和他的戰友們慶祝這場勝利,可惜有人不遂他的願。

在人來人往的醫院門前,衛翊看著院長和衛銘的你謙我讓,簡直想把“鬱悶”兩個字寫臉上。

院長和衛銘麵對麵站著說:“小衛先生是位真正的英雄,值得我們學習,我們醫院能救治小衛先生,簡直是榮幸至極。”

“您說笑了,”衛銘客氣道:“是我們要謝謝你們。這段時間多虧了你們高超的醫術,才讓他完好地站在這裏,真的辛苦你們了。”

“不辛苦,不辛苦,應該的……”

聽著兩人的客套話,衛翊趁大家不注意湊到陳時深耳邊說:“陳老師,好無聊啊,我不想回曼雷拉,我們去堪克城吧。”

在這件事上,陳時深反倒與衛家人意見一致。他們都認為衛翊還沒有好全,需要回家在養上一段時間,才能重返戰場。

陳時深白了他一眼,沒搭理他,但眼神裏給出了他的回答。

衛翊癟癟嘴,似不滿道:“俗話說得好,夫唱夫隨,琴瑟和鳴,乃幸福之道。我們都快結婚了,卻連同頻都做不到,簡直太令人難過了。”

“那要不不結了?”陳時深斜睨著他反問。

“我開玩笑的。”衛翊立即改口,換上討好的笑容,“在我們家,陳老師你就是天,當然是你說什麽,就是什麽。”

“既然陳老師要求回曼雷拉,我們現在、立即、馬上就回曼雷拉。”

陳時深懶得和他貧,等衛銘和院長寒暄完,他拽著衛翊上前道了聲謝,隨後一行人乘坐上私人星船返回曼雷拉。

回到曼雷拉,衛翊本想和陳時深回公寓休養,可戴安以家裏有阿姨和營養師為由,要求衛翊回衛家居住,還哄騙得陳時深也相信衛家是養傷最好的地方,衛翊最後沒辦法,在和陳時深拉扯半天後,把陳時深也帶回衛家一起住了下來。

在衛家生活的第一個星期,陳時深因對這裏的好奇,以及這裏人對他的好奇,他還覺得新鮮。然而到了第二個星期,這種每天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生活,讓他生出一種混吃等死的錯覺,他便坐不住了。

好在這個時候,布萊茲發來訊息問他要不要回去上班,他想都沒有想就答應布萊茲,第二天直接拎包去上班。

他這一走,衛翊本就單調的養傷生活變得更加無聊。他在衛家翻天覆地鬧了兩個月後,終於在四月的中旬,獲得出門的資格。

這天,陳時深下班走出星世界大門,就看見衛翊戴著墨鏡,以一副“我最帥”的姿態靠在車身上,引得下班的同事頻頻看過來。

待陳時深走近,衛翊摘下墨鏡問:“帥哥,可否賞臉和我去約個會?”

陳時深從他手中抽出墨鏡說:“好啊,位置我定。”

“沒問題。”

衛翊很殷勤地為陳時深拉開車門,等陳時深上車後,他快速繞到駕駛位,根據陳時深選定的地址開車。

隨著夜色的逐漸來臨,衛翊跟著導航開到一個人煙稀少的地帶。衛翊往後視鏡看了眼,確定這條路上隻有他們後,他掃了眼陳時深問:“陳老師,你這約會的地方有點偏啊,是導航錯了嗎?”

“沒有,”陳時深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又繼續賣起關子說:“誰規定約會不能去偏一點的地方,月黑風高,不正好辦事嘛?”

通過陳時深的眼神,還有這話的意思,衛翊忍不住腦補了一下,緊接著臉一紅。

荒無人煙,月色當空,還在車內,陳時深不會是想和他玩點刺/激吧!

衛翊越想越激動,忍不住承諾:“陳時深,過了今晚,以後你說什麽就是什麽。”

陳時深回給他一個耐人尋味的笑容答:“好。”

十分鐘後,當衛翊的期待感達到頂峰時,陳時深指向遠處燈火通明的莊園說:“在前麵停吧,我們到了。”

“啊?”衛翊一臉懵地望著陳時深。

陳時深卻沒理會他的茫然,他等衛翊停好車後,下車走到門衛處,簡單地交涉幾句後,回頭對衛翊說:“過來吧,我們一起進去。”

衛翊在陳時深下車後反應過來,他這是被自家媳婦騙了,當了一回免費司機。可他轉念一想,就算陳時深最初告訴他實情,他現在也會在這裏,就是過程不一樣而已。

誰叫他是個老婆奴呢!

進入莊園,衛翊走在陳時深身側問:“這是什麽地方?”

陳時深這次沒有隱瞞道:“安娜生活的地方。”

他曾答應過安娜的母親,要替她來看看安娜的。

提及那場戰爭中的人,衛翊沒有再多問,就這樣靜靜地跟隨著陳時深的腳步。

他以為,陳時深會見安娜,和安娜打個招呼,問她在這裏生活得好不好,結果陳時深隻是帶他遠遠看了一眼安娜,和照顧安娜的人聊了幾句,確定她生活得很好後,便帶著他離開了這座莊園。

他問他為什麽不打個招呼,陳時深說,安娜有了新的生活,他們就不要再接觸她,讓她想起那些不好的事情,他們隻需要遠遠見上她一眼,知道她過得好就可以了。

在那一刻,他明白了穆爾那番有關下輩子能遠遠見喬源一麵的言論。

出了莊園,他們居然碰上了艾瑞爾。陳時深沒想到會在這裏碰上他,從戰場分別後,他們有許久沒見過了,他以為他放棄了記者這份工作,為此自責了好久。

“老師。”艾瑞爾走到陳時深跟前,紅著眼睛喊道。

陳時深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應這一聲,隻好轉開話題問:“是來看安娜的嗎?”

“嗯。”艾瑞爾點點頭。

“去吧,我們先回去了。”

陳時深擡起腳,準備從艾瑞爾身邊走過時,艾瑞爾像是在壓抑某種情緒一樣叫住他:“老師。”

陳時深停下腳步回頭:“怎麽了?”

“我……我……”艾瑞爾雙手緊握成拳,鼓起所有勇氣開口:“我想了很久,我發現我還是想成為一名戰地記者。我愛這份工作,我想成為英雄,老師,你還願意帶我嗎?”

他明明很害怕,很慌,可他的聲音是那般的堅定,這讓陳時深想起自己第一次放棄再選擇的模樣,和眼前的場景極其相似。

“老師……”

見陳時深不語,艾瑞爾的不安加重,這次的聲音裏帶著些許顫抖。

陳時深回過神,笑了笑,朝他張開雙臂說:“好,歡迎回來,我們未來的英雄。”

艾瑞爾笑了,隻是他笑著笑著,又哭了。

他真的很害怕死亡,但他也真的很熱愛戰地記者這份工作。

他想和他的老師一起揭開這個世界上的所有黑暗,為此他願意和他的老師為了光明一起砥礪前行……

【正文完】得無比熟悉,他曾在他最好的朋友身上見到過。那是一種很無力的無奈,他們明明什麽錯都沒有,卻被大衆貼上百口莫辯的惡毒標簽。“在想什麽?”陳時深見衛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便來到他身邊出聲詢問。衛翊回過神,低頭瞥了他一眼答:“沒想什麽。”“行吧,那我們回去吧!”他既然不想多說,陳時深也不會自討沒趣追問。在他說完那句話後,兩人便沿著來時的路往回走。剛走過轉角,衛翊似乎想起些什麽,扭頭問陳時深:“他的這些回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