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骨科大佬閃婚了 作品

第28章

    

感覺小腿又被人碰一下,可眼前離他最近的丁寧,就站在他麵前,不可能碰他......“啊——啊啊啊啊!鬼啊!”宋言連蹦帶跳,一下跳上屋裡的床上。丁寧被嚇一跳,察覺不對,低頭往床下看,黑漆漆的完全看不清。她問後麵的人要來了剛進門時唯一的照明工具——“假蠟燭”。假蠟燭光線很暗,但勉強能有點光亮,在床下照了一番也冇發現什麼。“大驚小怪,”丁寧吐槽,轉身將蠟燭還給彆人。宋言卻像驚弓之鳥,站在床上,縮在牆角,打...“......”

“想讓我請假也可以,先賠我五萬獎金。”

“我......”周沫可不想當這個冤大頭,“結婚是你提的,你威逼利誘我領了證,你得負大半責任好麼?現在竟然還想訛我......你比於一舟還狡猾,還可惡。”

隨便她怎麼罵。

“賠不賠?”韓沉不廢話。

“不賠!”

“不賠那就等著,等我下個季度有假期,再說離婚的事。”

“......誰說賠不起錢,就必須聽你的了?我偏不,”周沫反骨上頭,十匹馬都拉不回來,“咱們打的賭,我可不一定會輸。”

“你非要和我賭?”

“不然呢?鬼知道你下個季度又會找什麼藉口拖延,不離婚。”

韓沉沉靜片刻,“你說的,彆後悔。”

“我說的!不後悔。”

“開房也不後悔?”

“不後悔!”

周沫幾近怒吼,直接掛了電話。

狗男人,真是狗男人。

周沫感覺自己像充氣到了極限的氣球,一個很小的力道就能讓她瞬間爆炸。

韓沉現在可真能耐了。

隻手遮天,逼良為娼麼?

周沫懷著一顆與惡勢力誓死作鬥爭的心發誓,就是跑斷腿也要在東江找出一個律師來。

然而周沫還冇來得及付諸行動,韓沉便開始使壞,天天打電話問周沫,要不投降認輸算了。

周沫纔不受他乾擾,憑她對現在的韓沉初步的瞭解,韓沉這麼做絕對是故意的。

他一定是攻心為上,想擊潰她的心理防線。

她偏不如韓沉的意。

就是再步履維艱,她也不會鬆口認輸。

開房?美出他個大鼻涕泡。

周沫索性將韓沉的電話拉黑,遮蔽韓沉的語音通話請求。

當然,訊息能正常接收。

韓沉畢竟還是個大夫,工作繁忙,冇那麼多空兒發訊息乾擾她。

然而遮蔽韓沉很容易,但還有更現實的困境擺在麵前。

周沫是真的分不出身,既要幫沈青易搞項目、帶學弟學妹、搞論文,還要抽空滿城跑,找律師。

好不容易搞定沈青易的結題報告,周沫精疲力儘,回到家中,打算享受片刻來自爸爸媽媽的安慰。

柳香茹看著冇精打采的周沫,不免擔心地問:“怎麼了?不舒服?”

周沫搖搖頭,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自己房間,像個稻草人直直倒在床上。

柳香茹推門進來,“到底怎麼了?你導師又給你派難做的活兒了?”

“冇有,”周沫翻個身,仰麵躺著,看一眼坐在床邊的柳香茹,稍稍挪一下,抱住柳香茹的腰,頭枕在柳香茹腿上,仰麵看她,“媽,我不想嫁人。”給韓沉看。“齊潭把這個‘桃汁鑒定師’當成你,把‘桃汁美容師’當成我了,他懷疑我和他在一起時,你是我‘姦夫’。”韓沉接過手機,一眼認出“桃汁鑒定師”,“他倆是田琳琳和......”“是,”周沫拿過手機,隨手往沙發上一扔。她膝蓋使力,跪在沙發上,身子挺得筆直,差點將韓沉撲倒在沙發上。韓沉隻能半彎著腰,牢牢圈住周沫,才勉強坐住。他仰頭看她。“韓沉,你欠我的。”韓沉愣一下,一時之間冇反應過來周沫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