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度青 作品

☆、 夢一場【全文完】

    

離析,直至解散?他質問道:“所以你就選擇當個半途而廢的叛徒?”“叛徒”這個詞過於嚴重,加上他的態度冒犯,好在王啓聽了他的話也沒生氣,他用極其平淡的語氣回答道:“隨風,夢總是要醒的。”夜市人聲嘈雜,喇叭不間斷的用洪亮的聲音叫賣,攤販和顧客為了幾塊錢討價還價了半天,相約逛街的好友交談正歡,麵上掛著歡快的笑意。他們身處這人間煙火之中,口中談論的卻是一文不值的理想。“老闆,我們這桌的菜怎麽還沒上?”燒烤攤...(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爛柯夢一場【全文完】

開封的秋天是灰濛濛的,宛如蒙上一層濾鏡,這座城市似乎太過簡樸,頭上頂得是舊時月,腳下踩得是城摞城,幾千年來從八朝古都的繁華到經濟時代的沒落,或許千百年前,有人也曾和你站在同一片土地發出相似的感嘆。

下午的鼓樓夜市還沒出攤,道路上零零散散地走著人,兩旁的店鋪倒是生意興隆。

賀隨風穿過弄堂,微微細雨落在他的肩上,仿古的灰色磚塊上刻畫著家喻戶曉的故事,空無一人的小巷安靜無聲,彷彿隔離了塵世的喧囂,隻能聽見他一個人的腳步聲。

他推開了一扇褐色的木門,正對著院子的大門敞開著,他緩緩踏入,看見的是一個人閉著眼癱坐在客廳裏,旁邊一盆木炭燒得火旺。

那個人長了一張美到驚心動魄的臉,比他在腦海中無數次構思的容貌要漂亮得多。

他在他麵前慢慢蹲下身去,仔細打量著對方,心底油然而生出奇異的情愫。

是他嗎,創造出自己的人,就是他嗎?

他還活著嗎?

賀隨風伸出手去,想要探上他的臉,下一刻,對方就緩緩睜開了眼……

……

境中千百年,爛柯夢一場。

【全文完】己的判斷。夜幕降臨以後,全城的路燈也隨之亮起,朱紅色的路燈杆的最頂端做成了類似鬥拱的形狀,與啓封古建築的風格如出一轍,景區內燈籠高懸,隔著樹木遠遠望到樓閣一角,瓦簷發著赤金色的光,整座建築流光溢彩,美輪美奐。時不時有年輕的女孩路過,她們三五成群,身著漢服,手裏拿著買來的糖葫蘆或者切糕,嘰嘰喳喳地談天說地,也會你追我趕的嬉笑打鬧。雕梁畫棟的樓臺遍佈景區,演員們賣力的表演讓人偶爾也會恍惚,好像一瞬間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