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城雨 作品

第28章

    

受到了最嚴重的沖擊。。腰部因為長期的臥趟有些痠痛,另他感覺更加難受的是他知道眼下自己時日不多,想要趁自己清醒起身跟漢蘇說幾句話。這時,門吱呀一聲開了。“親愛的,你來了。”隻聽得漢蘇的聲音,向門口走去的腳步聲,黎諾微微一頓,但對於進門的人來說,他這個全身被包紮的像木乃伊一樣的動作就像呼吸一樣微小。“黎諾還沒醒嗎?”汴揚的聲音十分獨特,黎諾一聽就分辨得出來。“當然,都昏迷十幾天了還不斷氣,搞得我隻能一...(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28章

融合間和質檢室已經聚滿了人。

沒過多久,兩位教授的藥植析出液已經陸續傳送到了融合室,老兵們幹勁十足,隻是還有些忙亂,黎諾和聖戴喬一起協助他們進行融合安排,兩個教授見狀也走上前開始幫忙。

另一邊,弗賓洛和斯威特也和軍部兩名軍醫討論著質檢和封裝流程。

直到下午五六點鐘,第一批低階藥劑已經開始進入封裝檢測階段。一群人圍著封裝器和檢測儀看著藥劑瓶一個一個推送封裝到藥箱中,嘴角都掛上了微笑。

“可以,後麵就交給你們兩個了,好好配合弗賓洛他們。”聖戴喬重重兩名軍醫的肩膀,這兩名軍醫後麵會負責與弗賓洛的人員一起檢測交付藥劑。

“嗯嗯,絕對沒問題。”兩個軍醫樂滋滋地看著藥劑一點點進入藥箱。

另外一邊,弗賓洛正叮囑著自己安排的管理經驗豐富的員工,“確保每一單都記錄好質量、數量和價格,絕對不能有半點失誤,監控24小時開著。”

黎諾望著弗賓洛,忍不住伸了個懶腰,有個會經商的朋友真的很讓人放心。

接下來的幾天裏,黎諾和維裏斯早上一大早先去軍部陪維裏斯和新兵訓練,下午便和大家一起相聚藥廠,確保藥劑製作和生産逐漸步入穩定。

漸漸,黎諾等人跟三軍部的人逐漸都混熟了。

拜裏中將平時很忙,待在藥廠的時間很短但總能和弗賓洛安排的老員工差不多時間發現問題並進行解決調整。

聖戴喬醫術真的很專業,很快就跟兩個教授混熟,成了好朋友。

幾個老兵融合藥劑的速度逐漸加快,在維裏斯歸隊的時候,第一批訂單已經全部製作完成,甚至有多餘的藥劑放到了黎諾的店鋪開始售賣。

臨走前,拜裏中將為黎諾辦理了可以隨時進入三軍部的通行卡,便帶著聖戴喬和維裏斯和訓練結束的新兵前往邊境駐地。

望著駕駛戰鬥機出發的整齊隊伍,黎諾開始回研究所跟著兩位教授開始研究從弗賓洛手中拿到的留仙草。

留仙草俗稱民間瑞草,富含的營養成分可以提高人體免疫力,是多種中高階藥劑的輔助成分之一。

它的根莖都是粗而短的形狀,但是葉子是又厚又軟、肥厚多汁,花期綻放的黃色米粒花卻含有劇毒。

最讓人頭疼的是,它在破壞葉子之後靈力會瞬間消散大半,很難作為藥劑的主要成分。

“留仙草的研究並不像鳶若花那般富有條理簡單輕鬆,它的常規研究資料被前輩們描寫研究的很徹底,我們要做的是打破常規,另辟蹊徑,找到保留它靈力的辦法。”理清教授站在光屏前說道。

黎諾望著留仙草的完整植株的靈力值和理清教授定下的研究目標,瞬間有了動力。

他說不清楚這股沖勁兒從何而來,在上輩子的工作生涯中,他很少去考慮如何打破現有資料,但在兩個教授身上,他看到了很多不敢想的目標。

相處久了,黎諾逐漸發現了兩個教授各自的性格特點。理清教授更適合帶領這個團隊,他更大膽,眼光更加開闊。玥恩教授對藥植的經驗更豐富,但為人也更加謹慎,在一些事情尤其涉及藥方愈加警惕。

散會後,黎諾湊到了玥恩教授的身旁,“教授,你說理清教授這次定的研究目標怎麽樣?”

玥恩教授皺了皺眉頭,“不好搞,但如果研究發現了線索,很有可能讓這個藥植價格翻倍。”

玥恩說著,拍了拍黎諾的肩膀,“這第三批藥剛賣出去你就給我和理清發收益,你建廠的花費怎麽弄?”

黎諾想起維裏斯的獎金和工資也被投進了藥廠,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投的錢沒有軍部和弗賓洛他們投的多,現在又加設的幾條生産線大多是他們投的錢,我在考慮後期拿分紅和藥方股就不多管了。”黎諾笑了下,“以後就是不用管事兒也有錢花了。”

玥恩教授拍了拍黎諾的腦袋,“小腦瓜想的真多,我跟你說守住藥方結果自己入股搞了個藥廠,還有一半是軍部合作,可以啊。”

“一般一般。”

話題再次轉到了藥廠和三軍部身上,黎諾不禁想起最近在藥廠旁邊新建的鬆氏藥廠。

他們建設的廠房地點是在三軍部的所屬管理範圍內的邊緣位置,藥廠穩定出産沒多久,鬆氏藥廠在旁邊總軍部的批地上瞬間也拔地而起一個新工廠。

雖說兩個藥廠的藥劑並不想相同,但鬆氏藥廠的品種更多,總有一些是和三位提供的藥劑由相似藥效的。

這些相似藥,鬆氏藥廠給了總軍部更低的優惠價,直接搶走了其他分部的供藥渠道。

因此,現在藥廠的銷售渠道依舊是三軍部和黎諾的網店。

“你藥店要保持住價位不要動,現在不隻是鬆氏藥廠,其他的藥廠也在打折試圖打壓你的價位,這個時候降價隻會盈利更少。”理清教授走了過來,手上還抱著重重的一摞資料。

“我知道,現在網店的定價是之前就說好的不會變的,隻有統一促銷節才會有所變化。”黎諾起身接過了理清教授手上的資料。

“我聽畢麗斯說汴揚現在是鬆氏那間新藥廠的負責人,你之前說你和汴揚那些恩怨少將知道嗎?”理清教授望著抱著資料的黎諾,問道。

“提過一次,他上次比試那個水平還當負責人?”黎諾忍不住皺了皺眉頭,汴揚上輩子可沒有做過管理,這輩子怎麽這麽敢,剛畢業多久就敢去做負責人?

“沒辦法給他高階製藥師唄,隻好讓他轉管理了,這樣誰都高興。”理清教授拍了拍黎諾的腦袋,“你把藥廠交給別人是對的,專心研究,有藥方的藥廠不會倒閉。”

黎諾重重點了點頭,跟兩個教授一起埋頭認真看起資料。

維裏斯剛離開的幾天,黎諾還有些不適應,現在研究課題確定好,黎諾跟著教授們埋頭不聞窗外事,隻有被弗賓洛等人拖著去藥廠才會離開研究所一段時間。

不知不覺,天氣漸漸變暖,藥廠抵住了其他藥廠的壓價行為,開始進入了盈利期。

而邊境,隨著天氣轉暖,異獸開始行動活躍了起來。

黎諾和維裏斯兩人的聯絡似乎又回到了剛認識一樣,隻不過這一次率先掛斷的總是維裏斯。

一次次的小型異獸襲擊總讓黎諾感到心慌,他知道維裏斯不會有事,但經過與三軍部合作建廠後,黎諾早已經跟三軍部的許多人認識,包括廷心和昱魏。

黎諾第一次碰到昱魏時,維裏斯正在訓練場內和幾名新兵打鬥,昱魏突然跑到黎諾身旁開始自顧自地講三軍部在邊境駐地的事情。

異獸紅眼巨齒的模樣,士兵和戰鬥機一起爆炸的殘忍畫麵,駐地物資被異獸損壞時每人一天隻喝一口營養液等待救援的場景……

而每次,昱魏總會講維裏斯拚盡全力從前線救回戰友的事情,而那幾個戰友,都是如今在藥廠每天樂嗬嗬融合藥劑的老兵。

講完故事,昱魏還兩眼淚汪汪的對著黎諾翻個白眼然後被廷心拽走。

一來二去,昱魏成了三軍部中最先加了黎諾好友的人。

這天,在維裏斯匆匆掛斷通話後,黎諾收到了昱魏發過來的訊息。

“最近異獸的行動方向比往年詭異,維裏斯少將接到命令要去更遠的地方探查。”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的小弟。”黎諾忍不住看了眼趴在自己身旁的人,嗯了一聲,繼續專心盯著維裏斯。場地上已經不僅僅是撞他的三人了,而是從暗處出現了一群持槍的人。維裏斯以一敵多,卻絲毫沒有處於劣勢。“諾哥,我們先帶你躲一躲好嗎?”黎諾身邊的人小心地爬起身來,“我們其他兄弟也在呢,您別擔心,我們帶你先向後退一退。”“走!他們發現我們位置了!”壓著黎諾的人單手撈起黎諾便向狹窄的小巷另一頭跑去,隻聽身後的槍聲劈裏啪啦的響著,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