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荻 作品

第 40 章

    

!”他當然不清楚素未謀麵的丁小滿是直是彎,但根據概率,直的可能性當然更大。而且,他決不能親手再給自己製造出一個情敵來。“好吧好吧,知道你是直男了。也不用這樣義正詞嚴吧……我又不會怎麽樣你……”呂瀟有點心酸,又有點無奈。韓墨心念一轉,突然有點不放心起來:“學長你剛剛其實是在開玩笑的吧?你不會哪天突然心血來潮跑來找我吧?”“不會不會,這個你放心,我不會突然跑去找你奔現的。”“真的?說話可要算數。”“嗯...(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第 40 章

2月底,考研成績出來了。呂瀟和葉楚分列各自專業總分第一,這場私下的較勁到此算是無疾而終。

之後的複試更是無波無瀾,水到渠成。接下來,便是等錄取通知書、拍畢業照、聚會、送別。

已經在外校讀研的李君然特意回A大請韓墨吃飯。

因為韓墨下班回來比較晚,吃飯時間約在晚上7點,呂瀟準備把人送到餐廳門口後再去自己覓食。

聽說李君然約的是羅蘭餐廳,呂瀟心裏有點不爽,路上跟韓墨小聲嘀咕:“這人到底安的什麽心?居然約你去羅蘭餐廳?”

“羅蘭餐廳怎麽了?味道不好麽?”

“肯定好啊!不然他怎麽可能請你去?”

“那……”

呂瀟盯了韓墨一眼:“羅蘭餐廳是咱學校附近有名的情侶餐廳,你一個未來大記者,訊息這麽不靈通?”

韓墨笑了笑:“我又沒去吃過,當然不知道。看樣子……你去過?”

呂瀟哽了一下:“……我是去過……跟我妹妹去的。”

韓墨挑了挑眉:“妹妹?情侶餐廳?”

呂瀟無奈:“……我表妹,外國語大學讀書那個,是她非要我陪著去,當時你還在國外……噯?你別故意打岔啊,我們現在討論的是,李君然憑什麽約你去情侶餐廳的問題。”

韓墨笑了一會兒,正色道:“你別多想,學長應該沒別的意思,可能覺得那兒比較安靜方便說話?”

“我多想?!你不知道,他當初……算了,反正,他肯定沒你想得那麽單純,你別太慣著他就是了。”

“除了你,我還慣著誰了?”

呂瀟哼笑一聲:“那倒是……那就繼續端好你的高冷男神範兒。”

韓墨還想說什麽,呂瀟沖前麵努了努嘴:“到了。”

此時,暮色初合,他們麵前,是一家一眼看去燈光璀璨、晶瑩剔透的餐廳。餐廳樓上樓下是全落地玻璃,窄窄的深灰色窗間牆將大大的透明窗戶一個個隔開。

窗內的餐桌旁,坐了一對一對的男女,水晶吊燈發出的暖黃光線籠在他們頭頂,看起來浪漫又溫馨。門廳旁邊窄窄的灰色磚體牆上,豎著幾個大字:羅蘭餐廳。

大字旁邊,清秀溫潤的男生挺直腰背站在那裏等人,手裏是一大束火紅的玫瑰。

這場景看上去莫名眼熟,韓墨脊背微微一僵,忍不住偷看了呂瀟一眼。呂瀟微微眯眼,率先邁開大步走了過去。

在李君然麵前站定,呂瀟不客氣地沖他懷裏的紅玫瑰努了努嘴:“學長,這什麽意思?”

李君然抿嘴笑了笑:“……一點心意,祝賀韓墨畢業。”

呂瀟不依不饒:“這花……什麽心意?”

李君然無奈搖了搖頭:“本來想坐下慢慢說的,既然你催著,那我就在這裏說了,不過……說了你可別生氣啊。”

呂瀟似笑非笑:“那得看你說了啥。”

韓墨有點無措,左右轉頭看了看身邊兩個人,欲言又止。

李君然低頭笑了笑:“其實,看到這花,我的心意,你們應該都明白。我主要想說,你們的事情我大概知道,所以,我並沒有想要什麽回應,更不會故意橫插一杠,我隻是想給自己一個交代而已。”

說到這裏,他抿了抿唇角,暫時停了下來。

呂瀟微微蹙眉:“什麽交代?”

“這幾年,我隱匿在角落唱自己的獨角戲,沒勇氣出來表達什麽、爭取什麽,更沒讓任何人知道這份心思。韓墨要畢業了,也算是人生一個重要節點吧,我想,至少應該說出來,讓對方知道,也讓這份心意能見一次光,也就足夠了,至少不會讓自己一直遺憾下去。”

呂瀟、韓墨沉默不語,李君然繼續:“這束花和這些話,隻是我個人的一種表達,沒有期望過得到任何回應,也絕沒有給你們添堵的意思。如果……你們仍然覺得困擾,我可以把它扔掉。”

“別。”“不用。”

兩人異口同聲阻止,彼此對視一眼,韓墨伸手接過李君然手裏的花,輕聲道:“謝謝學長的心意。”

李君然眼圈微微泛紅:“我很羨慕你們,羨慕你們的勇敢和堅持,也羨慕你們能遇到對方。”他偏頭抿了抿唇,又換回笑臉對呂瀟說:“既然來了,你也跟我們一起吃吧?”

“不了不了,你們慢吃慢聊,我就不打擾了。”呂瀟連忙擺手,頓了頓,他正色道,“學長,相信你也會遇到,時間早晚而已。”

李君然笑了:“謝謝你,但願吧!你真不進去跟我們一起吃了?”

“真不進去了。你專程來一趟,以後你們這樣單獨聊天的機會估計也不多,有什麽想說的盡管說,我就不在旁邊添亂了。”

李君然笑道:“怎麽?這會兒不怕我挖你牆角了?”

呂瀟勾了勾唇:“一開始也沒怕啊!我這牆角誰也挖不了。韓墨這人麵冷心軟,我是擔心萬一你說了什麽不著四六的話,讓他為難、尷尬,索性當著我的麵幫你們捅開得了。”

“這就是我最羨慕你們的地方。這種彼此之間的信任,在沒有法律保障的同性情侶之間,顯得尤為可貴和重要。你這麽相信韓墨,你們倆一定會長久的。”

韓墨和呂瀟不約而同偏頭輕笑一聲,又看向彼此,笑容越來越大,有點停不下來的意思。

李君然瞪大眼睛不明所以:“怎麽了?我說的不對麽?”

“沒有沒有,學長你說得特別對。對彼此的信任,確實是最重要的,我們都很贊同。”

這頓飯除了剛開始氣氛略有點尷尬,後來,韓墨和李君然聊彼此的工作,聊新聞網站、自媒體、記者行業現狀,不知不覺兩個小時過去了。

呂瀟發資訊過來問他什麽時候結束,他打算過來接人,李君然便適時結束了這場不算約會的約會。

時間還早,夏夜的晚風也很宜人。兩人不著急回家,從西門慢慢轉進校園,沿著曾經走過無數次的小路隨意漫步。

身後,突然有人喊了一聲:“學長,呂瀟學長!”

兩人齊齊轉身,看見一個瘦瘦高高的男生朝他們走來。呂瀟反應了兩秒纔想起來這人是誰,忍不住輕笑一聲,韓墨莫名奇妙看了他一眼。

“學長,好久不見啦。那個冒充我的人,你後來找到了麽?”丁小滿帶著幾分靦腆問呂瀟。

呂瀟偏頭看了身邊的人一眼,笑道:“找到了。那人現在已經是我物件了。”

“哇!這樣啊……太神奇了!果然我當時我猜錯吧?那人還真是你的愛慕者啊!”

韓墨終於明白了眼前的人是誰,臉一下子燒了起來。

呂瀟笑道:“我跟他,是互相愛慕的關係。說起來,你也算半個媒人,我們還要謝謝你呢。”

“啊?不不不,這跟我沒多少關係,還是人家妹子夠勇敢啊。嗬嗬嗬,那祝福你們啊學長。”

丁小滿紅著臉興奮地離開了,呂瀟滿臉揶揄看向旁邊的韓墨:“妹子,你很勇敢啊!”

韓墨臉頰通紅,薄唇輕啓:“滾。”

A大畢業典禮定在6月26日。韓墨和呂瀟父母都打算過來參加,兩邊家長的碰麵勢必難免。

韓墨事先跟自己爸媽說了呂瀟媽媽的情況,以及兩人關係暫時瞞著她的事,韓墨父母表示充分理解,也願意配合隱瞞。

拍完班級、學院的大合照,兩人穿著學士服領著兩家父母滿校園拍照。

兩邊父母初次見麵就挺談得來,驕陽酷暑之下,六口人興致高昂,其樂融融。

尤其呂媽媽,一直拉著韓媽媽誇韓墨,把從小聽慣了表揚的韓媽媽都說得有點不好意思了,一個勁兒隻知道傻樂,間或誇呂瀟幾句,根本蓋不過呂媽媽的溢美之詞。

呂瀟手機上有電話打進來,他順手接起來:“喂,明哥?”

“你特麽跑哪兒去了?拍完大合影就找不著你人影兒了,你現在人在哪兒?”

“找我有事?我在大講堂前麵。”

“行,你就呆那兒別動,我馬上過去找你。”

“哎你……”呂瀟還想說點什麽,趙博明已經掛斷了電話。

大講堂前麵是拍照打卡的熱門地點,這會兒三五成群擠滿了穿學士服的學生,但趙博明辨識度實在太高,他一轉過彎,呂瀟和韓墨就看見了。

趙博明頭上的學士帽歪在一邊搖搖欲墜,學士服寬寬大大的袖子都被他撩到肩膀上,露著兩條肌肉結實的大光膀子,手裏捏著一疊色彩繽紛的東西大步流星往這邊走來。

呂瀟沖他揮揮手,趙博明馬上瞄準目標走過來,二話沒說就把手裏一疊粉藍粉紅的信封往呂瀟麵前一推:“給,都你的!你特麽跑得倒挺快,全都找上我了,我特麽快被煩死了。”

呂瀟飛速掃了眼注意力已經被趙博明吸引過來的兩家家長,尬笑著低聲道:“這什麽啊?你別瞎給我塞啊,自己收的自己拿!”邊說邊沖趙博明使勁眨了幾下眼。

可惜趙博明絲毫沒能領會他的深意,高聲道:“我去,你問我?你收了那麽多情書你不知道這是啥?你知不知道那些小姑娘找不著你都快急哭了,東西一股腦兒全往我這兒送。”

呂瀟咬牙切齒道:“你小點兒聲行不行?!”說完,轉頭偷看韓墨父母,隻見兩人臉上都笑吟吟的,正饒有興味盯著這邊,就像在等著一出好戲的下文。

韓墨站在父母身邊,見呂瀟回頭看,似笑非笑用口型無聲說了個:“裝。”

趙博明聲音一點兒不見小:“幹嗎要小聲?你又不是沒收過?這點東西算啥?還有送花的呢,都被我無情拒絕了!手上拿幾束那玩意兒,我今兒啥也甭幹了。”

呂瀟徹底無語,正要伸手去接,呂媽媽已經走到他們身邊,笑眯眯看著趙博明道:“這位是瀟瀟的同學吧?”

趙博明立刻吃驚地瞪大眼睛,呂瀟笑道:“是,這是我原來宿舍關係最好的哥們,趙博明。”又轉向趙博明道,“這是我媽,那是我爸,還有那邊兩位,是韓墨的爸爸和媽媽。他們都是特意過來參加畢業典禮的。”

趙博明張大嘴呆在原地,半天才發出聲音:“哦哦……阿姨好,叔叔好。韓叔叔韓阿姨好。”一邊說一邊下意識把手裏的信封往身後藏。

就算神經再大條,他也瞬間意識到,當著物件父母的麵兒收別人情書,好像是有點兒太那個了。

呂媽媽看著他手裏的信封笑道:“這些都是你幫瀟瀟收的?其實你可以告訴那些姑娘,呂瀟已經有物件了,這樣不就沒麻煩了嗎?”

趙博明忙道:“阿姨,我說了啊,她們非不信,我也沒辦法啊!”

呂媽媽微微頷首道:“也是啊,她們不信也有不信的道理……那這樣吧,這些也是人家一片心意,呂瀟收下肯定不合適,隨便亂扔也不合適,幹脆都給我吧,回頭我找個幹淨的法子一起處理了,好不好?”

後麵這句,她是對著呂瀟說的。

呂瀟愣愣地盯著他媽媽沒做聲,試圖從對方眼神裏或者表情裏看出點什麽。

呂媽媽忍不住笑了:“發什麽呆?到底行不行?難不成你還想收下仔細看看?那我可第一個不答應。”

呂瀟忙道:“當然行,這樣處理最合適。”頓了頓,他鄭重說,“謝謝媽!”

身後,韓墨父母跟兒子對視一眼,又看向呂爸爸,呂爸爸沖他們微笑著點點頭,眼圈卻霎時紅了起來。

趙博明到底機靈了一回,對著齊齊整整的兩家人道:“叔叔阿姨,你們難得聚一起,要不我幫你們六個人拍張合影啊?”

“好啊好啊!一張可不夠,多給我們來幾張!”

“快過來排隊,瀟瀟你跟墨墨站中間!”

“大家再湊近一點!準備好,笑一笑,我要拍了啊!”

隨著一聲“1、2、3,OK!”,六張笑臉永遠定格在了同一張畫麵。從此,寒來暑往,四季流轉,他們都將是彼此不可分割的家人。(全文完)的吧?”齊卓一愣,隨即捂著肚皮笑到停不下來:“……我去,我真服了你了,戀愛中的男人,簡直可怕……哈哈哈,你這領地意識……不會隨便見著個人都要懷疑人家跟你搶媳婦兒吧?”呂瀟臉色微微一紅,也忍不住笑了:“有什麽好笑?他本來就人見人愛,我擔心一下有什麽奇怪的?”齊卓拍著胸脯慢慢止住笑:“是是是,不奇怪不奇怪,嫂子確實人見人愛。可惜我隻喜歡妹子,要不然,肯定第一個跟你搶……哈哈哈哈!”呂瀟咬著下唇指指齊卓...